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英国公的梦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耿浩离开签押房之前,张辅又很认真地告诫了他一句:“今日只有咱们二人,甚么话都没说过,明白了吗?耿将军若要动甚么心思,最好先想想后果。”

  张辅走回桌案边,在椅子上坐下来,等待着第二个接见的人。在这短暂沉默的独处中,张辅没有感到一丝惭愧和懊悔。

  他的手正放在一枚印上,这时下意识用力地将它按在桌案上,一丝怒气从他的瞳孔深处泛了上来。

  张辅一直在前方作战,但他心里非常明白,京师一些人在玩弄权|术!他们将张辅当傻子一样摆布,将军国大事当儿戏一样对待!

  当初张辅是一心忠于朝廷的,他连汉王府那个钱长史的面也没见、便径直逮捕了钱长史送往京师;但后来张辅才明白,自己太轻信别人了。

  朝里那些人如何回报了他的忠心?

  继续把他丢在交趾省,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后来又蒙蔽圣上,让他在囤积的军粮几乎告罄的情况下,即刻率军北上攻打云南!没有粮的张辅是寸步难行,那一仗搞得十分狼狈,在军中的声誉威望也是急速下降。

  接着朝里有人还撮合了一桩肮脏的交易,把与张辅结仇的汉王府左长史钱巽、给送回去了。

  那些人都有谁?张辅已然逐渐摸清,便是张皇后拉拢的燕王旧府谋士以及文官,后来又勾结了徐辉祖等一干建文旧将……

  镇远侯顾成,因为交好了当年北平那些文官,便肆无忌惮地勾通汉王,吃里扒外私下交易!昆明城下战事失败的根源,张辅已经在奏章里说得很清楚了,但顾成仍然没事……背人没人保他?

  还有那个江阴侯吴高,在贵州之战时,率十万大军不能救援贵州城,在战场上表现一塌糊涂!官军对贵州云南的围|剿失败,吴高肯定有责任。不料战后吴高屁事没有,并能去广西掌兵权!

  如果朝里没人给顾成和吴高撑腰说话,怠误战机是不用治罪的吗?所以张辅觉得吴高一点也不冤枉。

  现在的情况,也不仅仅是旧怨的问题。

  在就任平汉大将军一职之前,张辅在京师住了一阵子,有一次他在东暖阁面圣,见到过张皇后。张皇后的微笑冰冷,那单眼皮小眼睛里的敌意、用笑容也掩藏不住。

  张辅不得不考虑到自己的外孙,对张皇后是一种威胁和隐患。

  不过张皇后至少在明面上,把话说得冠冕堂皇,简直称得上是情理兼备,更没有反对张辅出任平汉大将军一职;张辅也视作是一种妥协。毕竟此时汉王叛军的形势愈演愈烈,双方都有共同的大敌!

  如果张贵妃生的不是皇子,或许彼此之间还有重修旧好的余地;但现在相互的妥协,便极可能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

  就在这时,又有人被带进了签押房。张辅沉住气,压住了胸中的恼怒,抬头看向刚刚进来的人。

  “下官拜见张大帅。”来人是个文官。

  此人是吴高军中的人,跟着巡抚雷填等人一起逃到了湖广。

  大明官军军队里有很多文官宦官。吴高十万大军,里面的文官宦官一共应该有两三百人;又如薛禄在四川战败后,便有两三百文官宦官被俘获,后来又被汉王释放回了京。

  除了郑和等宦官曾在海军里掌过兵权,军中一般的文官宦官不掌兵权,会做一些公文传递、登记造册和建议策划的事;当然还会负责联络军中的朝廷各衙门密探卧底,并监视掌兵的大将。

  明军的权力分割日益细化,很多人都属于不同的衙门,其组织的复杂性远超以往的朝代。所以几乎很难发生大将拥兵自重的事。

  军中文官应该知道不少事,所以张辅打发了耿浩之后,最先召见的人便是这个文官。

  张辅开始询问汉王军的阵法、兵器等事。一番交谈下来,文官描述的汉王军作战方法,与大明官军几乎别无二致;只有一种叫“开山铳”的火铳比较稀奇,但射程与铜火铳也差不多。

  “吴高军在洛容县,曾打败了叛军前锋,军中本来缴获了一些叛军所称‘开山铳’的兵器。可是后来吴高军大部投降了,彼时剩下的人人心惶惶,便未顾得上带走东西。”文官叙述道。

  张辅点了点头,轻轻挥了一下手。

  文官忙作揖道:“下官告辞。”

  这时张辅展开了一副卷好的地图,只见图上颜料非常鲜明精细,乃用工笔画的技巧,勾勒出了大江南岸地图。

  此物乃张皇后赏赐给张辅的东西,但作画的人是郭资,上面盖着郭资的一排印章。盖了那么多印章,显然是郭资的满意画作。郭资虽是朝廷大臣,却也精通绘画;当年太宗皇帝想迁都北平之时,修建皇宫的设计图纸,便交给了郭资操办。

  张辅坐在椅子上等着后面要见的人,趁空闲再度琢磨了一番此时的形势。他仍然认为,汉王叛军会来湖广、进行一场决胜全局的会战!

  汉王用兵,张辅从来不敢轻视。但世人往往因为汉王是藩王,便容易忽视了他同时也是一个能征善战的武将。

  无论是因为张辅与汉王并肩作战时的亲眼见闻,还是在此之前薛禄、顾成、吴高被痛打惨败的事实,张辅都很认可汉王的统兵能耐。

  现在张辅的决策亦未改变,他准备凭借绝对优势兵力,将主要的力量投入到这次会战之中。主力决战、影响深远,这是凌驾于所有事情之上的重中之重!除此之外的胜败得失,张辅都不太放在心里。

  他曾有过担忧、畏惧失败等疑虑,但这一切都不如对胜利的渴望那般强烈!

  于公,此役乃保卫当今天子的皇位之战,事关大明万里江山的归属。

  于私,张辅出身功臣武将之家,战争就是他一生的追求。若能战胜当世最善战的亲王,他全身的每一根汗毛,必定都会感受到满足与自我认可感;至于征安南国之战打那些乌合之众,张辅连一点成就感也没有。

  又至于此时官军与叛军的兵力多寡对比,也是不必计较的,因为在战场上胜利就是胜利,不需要有任何理由!

  回报当然也是难以想象的。汉王叛军起事以来,本朝多位名将一败涂地;在此紧要关头,他张辅终于横空出世,力挽狂澜,救社稷于危难之中!整个洪熙朝,论功劳谁敢争锋?别说洪熙朝的君臣,便是圣上以后的子孙后代,也不敢薄待张家。而英国公在青史上的善战之名,不说与霍去病岳飞等相提并论,至少也不会排名太低。

  张辅悄悄地寻思着:打赢了这一仗,我要卸甲写本兵书,好叫后世敬仰我的威名之时,便于观摩。

  ……雷填是最后一个被张辅接见的人。

  耿浩在行辕外,等到雷填出来时,却见雷科官的脸色十分难看。他迎上去,抱拳问道:“雷科官,张大帅允许咱们回京了?”

  雷填点了点头道:“最迟明天就走。”

  那靖江王的夫人耿氏乘坐车轮舸走水路,明天是肯定到不了长沙的。耿浩想到这里,顿时觉得秋意深浓,让人隐隐有点伤感。

  “对了,张大帅见我……”耿浩随口道。

  雷填却忽然制止了耿浩,“有些事本官是管不着的,再说我也没上战场,不太清楚内情。耿将军好自为之罢!”

  耿浩顿时觉得非常蹊跷,因为两天之前,雷填还说有事就要找他商量的。不料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

  耿浩不禁转头看了一眼官军行辕的大门,沉声道:“难道张大帅与你……”

  雷填再次无礼地打断了他的话:“走罢!”

  如此反常,已经引起了耿浩的极大好奇心。他忍不住胡思乱想,猜测了很多原因,但终于想不明白;因为他们这些人太复杂了!耿浩听说雷填是朝中袁珙的人,然后袁珙与张辅又是什么关系,耿浩也不太搞得清楚。

  这时行辕里出来了一个武将和几个军士,他们要带着耿浩等二人去住宿的地方。那武将抱拳道:“二位舟马劳顿,今日便在府城歇息,明日可走驿道回京。通关印信、换马公文,由末将操办,稍晚便送来。”

  耿浩忙弯腰拜道:“多谢将军。”

  见耿浩对张辅的人如此卑躬屈膝,雷填看了他一眼,眼神似乎有点复杂。

  当天耿浩等几个人,便住在城边的一栋木楼阁上;站在放箭里的后窗边,正好能看见湘江。耿浩在窗边望着江面上的过往船只,很久都不愿意离开。每当他看到那种有轮子的船,他便会燃起隐隐的希望,稍微回过神一想,却又充斥着失落。

  那么高贵而美貌的夫人,对耿浩非常好,他实在难以忘怀。他觉得耿夫人很面善,就像他的亲姐姐一般亲切。

  耿浩已下定决心,回京就赶快把吴高那女儿休了,重新找一位夫人,要像耿夫人一样打扮贵气精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