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华灯初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由于朱高煦下午才到靖江王府,因此为他接风洗尘的宴席是晚宴。桂林府城内有身份的文武官员,以及受人尊敬的名士,都在邀请之列。

  汉王的护卫亲兵和靖江王府的官吏宦官一道,在前殿外面检查宾客,确保晚宴不会发生意外。所有的佳肴酒水也得先送到偏殿,等人试吃之后,再由宫女送进大殿。

  靖江王的身体状况不佳,今天他显然十分劳累。不过他仍然出席了开场的礼乐、看了一场羽毛舞,然后借口更衣,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宴席上。

  不过宴席上宾客极多,靖江王离席并未影响气氛。

  喝得醉醺醺的朱高煦发现,不知甚么时候大殿中间的庄重舞蹈已经换掉了,正有一群浓妆艳抹的舞姬在那里起舞,展露着燕瘦环肥的身姿。

  丝竹管弦中夹杂着女子们的轻笑。朱高煦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舞蹈,那些女子的衣裳姹紫嫣红,简直叫人看得眼花缭乱。舞妓们也挺有眼力,明白这里谁最有权势,好几个女子在起舞时,都趁机对朱高煦目送秋波。

  华灯初上,宽敞贵气的殿宇中笼罩着一层橙黄的灯光,在醉眼朦胧中看那些美女,更觉愈发动人。

  一个红袍文官说完了恭维的话,先饮为敬,朱高煦也仰头一口把杯盏中的美酒灌下肚。那官儿见状心满意足地坐下去了。

  这时旁边一个宫女便靠近过来,跪坐在朱高煦的身边,她一手轻轻托着衣袖,一手将杯子斟满。

  宫女忽然在近处轻声道:“李夫人说,汉王殿下饮了酒,今晚可在王府内歇息。夫人身边有二十余年轻侍女,皆可服侍汉王殿下起居。还有这殿上表演歌舞的伶人,您若看谁顺眼呢,告诉奴婢一声便是。”

  看来那李夫人是铁了心要走汉王这条路子。不过也可以理解,若非如此,她的儿子朱佐敏是毫无机会继承王位的。

  而朱高煦也是十分动心,他忽然想起了在战场上的一个心愿,便是打赢了仗要找一百个美女,在华丽的宫殿里放|纵取乐。今晚不就能满足?

  这时他却总觉得哪里不对……或许因为真正的大战还没开始,灭掉吴高军只是一个序幕;此时若在靖江王府里放纵,传到军中怕不太好。接下来还有苦战,此时似乎还不到肆无忌惮庆贺之时!

  而且留宿这靖江王府,恐怕也会有一些安全隐患。

  想当年朱高煦的父皇朱棣,别说不与莫名其妙的女人同寝,连与他的妃子也不过夜,只会在徐皇后的宫里就寝;朱高煦没杀过那么多人,仇人好像要少一些,但想他死的人也不少,所以他不得不稍加留意。

  朱高煦心有不舍地婉拒了斟酒的宫女。

  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安慰,心道:等打完了湖广大战,天下大势便几乎定鼎了,到那时再放|纵不迟!

  宁王在江西,离湖广不远。听说宁王府里光是唱戏的戏子就超过一千人,那歌姬舞姬和各种美人更是不计其数。宁王虽是叔叔,但宁王府上养的戏子家|妓并不算家眷,想来他不会太小气的。

  晚宴罢,朱高煦便推辞了靖江王府上的人挽留,坐上汉王军亲兵为他准备的马车,径直回行营。

  他今晚喝得有点多,回到那座宅邸已是迷迷糊糊。他睁开眼睛时,便见妙锦婀娜的身影在古朴的屋子里晃动,她正拿着毛巾往这边走过来。

  朱高煦趁机一手抓住妙锦的手,笑着打量着她。只见妙锦穿着浅灰色的棉布长袍,全然没有靖江王府那些花花绿绿的衣裳颜色,却仍然挡不住白净美艳的脸,以及藏在袍服下面美妙的轮廓。

  可是妙锦却把手抽了回去,转身又去忙活了。

  等她再次过来给朱高煦脱团龙服时,朱高煦便问道:“你不高兴了?”他抬起手臂闻了一下袖子,“或许酒气有点重。”

  妙锦冷不丁地说道:“女人脂粉味更重。”

  朱高煦道:“那些宫女非要扶我,我其实啥也没干!”

  妙锦怔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做着手里的事。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喃喃说道:“你们这些藩王宗室,谁不是那个样子?高煦的一些所作所为,实在让我很是鄙夷!可你却也常常让人钦佩仰慕……”

  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住,换了个口气正色道:“我也是好心才劝你,高煦得自己将息身体,别像你那好侄子靖江王。听说靖江王刚封到桂林,便每天花天酒地,前后养了几百个小妾,几年之后身体就撑不住了。”

  “嗯……”朱高煦靠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她在旁边坐了下来,犹自发了一会儿呆。

  朱高煦无奈道:“我确实是个俗人,各种欲|念实在太多。不过我心里也是明白的,别的女子都是想从我身上得到某些好处,妙锦对我却不一样。我越是看得明白,越觉得以前想要的不少东西,似乎也意思不大。”

  她听罢转过头来,神情复杂、目光细腻地久久打量着朱高煦,说道:“我从来是愿你好的,当然与别人不同。不过我也有错,老是舍不下与你的……”

  她说到这里,脸颊渐渐红了,那眼角细长的杏眼在此时颤抖的睫毛下,显得更加妩媚。她的神色似乎微微有点懊悔。

  朱高煦见她脸上的红晕颜色娇|艳,顿时心动不已,便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说道:“我更舍不下。每次想到你这双手的手筋绷紧在半空伸开,然后便忽然全力抓住手边的东西……”

  “你别说了!”她的贝齿咬着嘴唇,把脸避了过去,小声道,“原来还不知道,你一直在看笑话。”

  朱高煦好言道:“之前有几回你不敢出声,我看你也难受。今日这宅子里的奴仆都被赶出去了,内宅也没有军士,岂非难得的好机会?”

  “我总有罪孽之感。”她忽然小声说道。

  朱高煦想了一会儿,无法尽然理解这句话,便抛诸脑后了。他一边在手上得寸进尺,一边说着话,“以前你说,我是看上你的美色才靠近,想想好像你也没说错。你的眼睛明亮有灵气,肌肤不仅白净光滑如缎,光泽也好像玉一样、隐隐有通透之感,还有这身段更是动人。”

  她的身体和声音都柔软了,“高煦还没厌倦么?”

  朱高煦摇了摇头。

  她又抿了一下朱唇,幽幽道:“总有一天会变老的。”

  朱高煦道:“那时我还记得咱们的真情实意。”

  她的声音渐渐吃力起来,“要不是那时我浑浑噩噩,发生了钟山庙里那件事,可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得逞。而今已经发生了那么多次,我也不知还能怎样回绝你,唉……高煦未沐浴便罢了,今日真没碰靖江王府那些女子?”

  朱高煦道:“真没有!”

  ……次日早上,朱高煦起来得有点迟。这座带山水园林的宅邸,显然是富贵人家的产业,房屋和床都十分舒适,完全不是行军途中村子里的破屋、或是帐篷能相提并论的。

  他也没忍心叫醒妙锦,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养神。

  朱高煦刚走到内宅的月洞门口,便看见一个武将在门外,有点焦急地在那里踱来踱去。

  “发生了何事?”朱高煦径直问道。

  武将道:“江阴侯吴高今早上趁看守的士卒不备,想撞墙自尽!脑袋撞破了,人也差点就死了。”

  朱高煦皱眉道:“本王去看看他。”

  他走到外面倒罩房的一间屋子里,见到吴高被五花大绑在一把椅子上,额头上果然有伤口,血迹已经被擦过了。但此时此刻吴高看起来却很平静。

  “江阴侯。”朱高煦抱拳道。

  吴高抬头看着朱高煦道:“恕不能还礼。”

  军士端了一条凳子过来,朱高煦便在吴高面前坐下来。

  吴高冷静地说道:“汉王亦知,老朽投降并非出自本意,您何不将我的脑袋砍下来,以儆效尤?”

  “嗯……”朱高煦发出一个意思不明的声音。

  俩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吴高不禁又开口道:“汉王可愿答应老夫之请?老朽已是半截入土之人,而今丧师十万,本就该死,活下去也是无益。就此一死,尚能保全京师的家眷,望汉王成全!老朽必感激之至。”

  朱高煦终于开口道:“你是被麾下将士所逮,很多人都亲眼见到的,死不死并不会有甚么影响。只需不投降就行了。”

  “我不降,汉王放心留我?”吴高有些意外地问道。

  朱高煦道:“江阴侯一心与我作对,几次让我十分头疼,说实话我很生气。但江阴侯是有声誉有身份的大将,应该不会做甚么下作之事,这一点我还是很信任你的。”

  接下来吴高不吭声了,沉默了许久。

  朱高煦又不动声色道:“您就不想再活一些日子,以便瞧瞧本王与英国公的对决?”

  吴高的眼睛一亮,他虽然没有点头,但看得出来已经很动心了。

  朱高煦见状站起身,果断地对身后的军士道:“松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