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叱咤江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武昌府城秋高气爽。在今天万里清澈的天空之下,北风抚绕,大江水面烟波缥缈。

  年方三十余岁的英国公张辅,正策马江畔。此时此刻他不禁翘首迎风,眺望着江面上浩大的船队。从大江上游调来的大明水师主力舰队,自武昌府顺风南下;鼓|胀的风帆风姿勃发、仿佛一片片白云。

  水上传来了鼓声、军乐,夹杂在车轮舸的“哗哗”水声转动中,气势雄壮非常。

  而大江南岸,江、湖之间宽阔的平原上,成队列的步骑正以数路平行南进。远远看去,几股大军就像大地上的一条条长龙。

  张辅回顾武昌城,还能望到,城门外还有向东面行军的人马;那是调往九江府、与京师方向援军会合后南行南昌府的一路人马。

  “圣上御授张大帅百万雄兵,大帅必叱咤湖广,弹指间叫叛军灰飞烟灭!”部将奉承道。

  张辅发出一个声音表示自己听见了,但他没有说话,依旧望着水陆两军的形势。不过他也没怪罪手下溜须拍马,或许是他自己刚才心胸舒畅、没留意将表情流露到脸上了罢。

  百万雄兵有些夸张了,但也差得不多!

  张辅到湖广省治所武昌府之后,花了一阵子才大致了解清楚,自己节制的兵马都在何处、有多少人。算上吴高统率的南路人马、驻交趾省明军、大明水师主力舰队,张辅麾下的水陆总兵力大概有七十万人!

  不管怎样,张辅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平汉大将军的兵权。如今大明朝可以调动到湖广等地的兵马,大部分都在他手里了。只要此役获胜,他将是当今朝廷的第一武臣,绝无第二个可以比肩者!

  而他的敌手,便是大明朝的亲王、圣上的亲弟弟朱高煦。张辅就任平叛主帅之前,朱高煦已席卷西南三省,拥兵三十万。

  非常熟悉的对手。那是在“靖难之役”、“征安南之役”与张辅并肩作战的自己人……曾经是自己人。而汉王有多少人马,也一目了然;大明各地的军户数量、都是有册可查的,计算推论一番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汉王若是东进,最多能调动二十余万人。

  当此之时,大明军队无论是京营还是卫所正军,都俱备相当的战力,南可入高山丛林平蛮族叛乱,北可击蒙|古骑兵,绝非历朝末期的糜烂军队可比。至少不是临时征召流民、民壮可以抗衡的力量。

  所以张辅断定,此战官军的力量将是汉王的二至三倍!张辅心里认为汉王善战,但双方兵力悬殊两倍以上,他觉得自己的胜算非常大。

  张辅到武昌府,渐渐弄清楚了军队具体部署之后,便开始按照他自己的设想来安排。

  湖广等地的官军,在此之前被人数次插手,经过了前期的调集、兵部两次调遣,显然不能尽然符合张辅的想法。他在数日之间,迅速进行了新的部署。

  张辅将全部水陆两军,部署成为五路陆地军队、两路水师,共计七军;将战场划分为了四个地区。

  这阵子他正在整顿这多达七十万人的军队,好叫各部人马到达先期指定位置,便是四个大略地盘;并组成便于调动统率的七路水陆军。

  官军主力正在往洞庭湖以南地区聚集,这里将部署平汉大军的大部分兵力。计有水师主力,部署于洞庭湖及附近的大江、湘江水面;常德府柳升军十万人;将会陆续抵达长沙府、潭州府的左副将军何福军十万;正在聚集于岳州的右副将军薛禄部十万人。水陆总兵力三十多万!

  第二处地盘在荆州,有陆师五万,水师一路。第三处在南昌府,有陈懋、谭忠军共十万人。第四处在南宁府、交趾省地区,有吴高军十余万众,黄中的交趾军八万余。

  这些人马的部署,只是前期的准备。等到会战之前,张辅才能进行下一步的作战部署,便是圣上和朝廷同意了的大略“合军决战”!

  张辅能节制的总兵力近七十万,但他也知道其中有些人马不中用。比如交趾省的黄中军,黄中是张辅亲自从诏狱里捞出来栽培提拔的人,主将没甚么问题;问题是其中曾经隶属贵州都司的五万军队,从昆明城撤退的贵州军哗|变、走散后只剩五万人,士气低落忠诚度差……只要他们不投敌,张辅便谢天谢地了,压根没想他们帮上忙。

  张辅已下令福建两广水师,移师至琼州府(海南岛)以西,负责交趾大江水防。并派人去传令黄中,向交趾军下达军令,凡有发现投敌者,上告或斩获叛|徒首级,皆有重赏;又叫黄中号令将士,汉王叛军只想驱赶弟兄们造|反送死,叫弟兄们勿要上当枉送性命……

  就在这时,张辅听到北面传来了急促的一阵马蹄声。他与部将们不约而同地转头看,便见数骑将士策马向这边奔过来了。

  当前一骑冲近之后,便勒住马,那人一边翻身下马,一边喊道:“小的们奉江阴侯之命,前来送奏报,先到了湖广都司衙门,听说大帅刚出城,便叫人带路追赶上来了。”

  “拿上来。”张辅道。

  来人快步上前,单膝跪地,将漆封的书信双手呈送到坐骑旁边。

  张辅扯开来看。

  吴高写道,六月中,贵州叛军攻占荔波县;近日末将又得知,田州以西苗疆有城寨,新设叛军粮仓;我部细作也陆续打探到,叛军正在向昆明、贵州二地聚兵。从种种迹象看来,末将以为叛军主力将从云南贵州二地向广西进军。末将于南宁府,势单力薄,难以得到增援,将伺机向广西都司桂林府、或广东方向暂避,等待大帅部署。

  汉王叛军果然从广西进军!那边远离大明朝腹地,因为官军大军调动过去十分缓慢,确实是叛军比较容易出山的地方。

  吴高此人一向沉稳谨慎,进取不足;他果然又是这个模样,遇到优势的敌军,便更不会轻易上去拼命了。不过此时吴高的请命,倒是深得张辅的心意。

  也幸好是吴高在广西,不然要是薛禄,如同在四川一样、先上去大战再说,张辅会更加头疼!

  此时张辅认为,在广西进行一次大军决战是没有完全必要的事。官军总兵力十分充足,无须进行一场以少击众、胜算不大的大战。

  张辅一开始的打算便是,聚集优势兵力之后,再相机进行一场更有把握的决胜之战!

  他想了一会儿,考虑到吴高的奏报、从南宁府长途送来,来回传递书信须得一些时日。给吴高回信,须得抓紧时间了!

  张辅马上从马背上跳下去,叫人将包袱里的纸笔拿出来。亲兵马上趴在地上,用背顶着一张白纸,张辅拿起毛笔,等侍卫从水袋里捧起一鞠水,他便蘸了两下,便奋笔疾书下笔如飞。

  张辅赞同吴高的做法,并建议吴高军尽量向广西桂林府方向移动。

  他这么回信,是基于形势的判断、与对叛军企图的揣测。张辅猜测朱高煦选择大战的地方,最可能是在广西北部、或湖广西面;叛军向东进军广东福建,或向南攻打兼并交趾军,其可能性都比较小。

  所以张辅才把重兵、先向洞庭湖以南地区聚集。

  而江西南昌府只部署十万人,一则因为从京师方向来的军队到南昌府更近,能更快地整顿成军。二则也能在东面留一手,以防万一朱高煦孤军东进,为将来的大战做一些准备;何况军队从南昌府西进,南昌军也能很快加入湖广重兵的行列。

  此时又建议吴高军伺机尽量向桂林进军,这样以来,吴高军便能从更近的地方参与即将到来的大决战……

  现今汉王叛军即将南下,张辅决定丢弃交趾省的北面的南宁府屏障;只用水师西进、增援有极少机会发生的交趾防御战。

  张辅写好了简短的回复,在上面盖了平汉大将军印,便递给身边的随从道:“拿本帅的大印漆封,与信使一道,快马加急递送给江阴侯。”

  “小人遵命!”

  张辅自受命平汉大将军以来,日夜都在思索怎么对付叛军的事,很多方略都在心里。如今获知叛军可能南下的消息,他立刻再次下达了一道军令!

  书写军令,依然在亲兵的背上完成。

  张辅下令,已聚集于荆州的水陆两军,即日向西、沿大江水陆并进,对四川布政使司发起攻击!

  荆州军虽然人数最少,但张辅并未叫他们佯攻,而是用“力求突破夔州,进逼重庆府”的言辞。因为以张辅对汉王了解,汉王不可能把捉襟见肘的兵力,分作南北两面部署,四川肯定很空虚。

  夔州等地地形险恶,水师在一些,更是没有纤夫难以行驶。荆州军水陆两军数万众,要攻破四川东面门户比较艰难;不过张辅的意图是要荆州军给予四川足够猛烈的攻势,这样汉王才能感受到腹背受敌的压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