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四百零二章 偶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提到万权,朱悦?d立刻觉得臀上、大腿上都在隐隐作痛。因为前年的那件事让他挨了一百大板子。

  朱悦?d身上的伤早已痊愈,可是仿若烙在了心头的伤、却还没好,或许一辈子也好不了!

  万权是蜀王府护卫指挥使。朱悦?d未封郡王之前,他与万权在蜀王府里偶尔能见个面,仅此而已、原本没甚么特殊的交情。

  不过万权有个侄女的丈夫,叫熊多汾,前年到了华阳县城,在朱悦?d跟前当差;于是朱悦?d与万权便多了一层关系。

  那熊多汾十分有心思,又对成都城华阳县等地的大街小巷、声色犬马场所极为熟悉;遂把朱悦?d服侍得十分舒坦。朱悦?d几乎每天都有新鲜的玩耍,日子过得多姿多彩。

  朱悦?d知道熊多汾是护卫指挥使万权的亲戚,所以时常留意着机会,不想太委屈了他。终于,驻扎在华阳县的千户武官病死,空出了个好位置。于是朱悦?d多方走动,把熊多汾放到了千户官位上。

  未料此事极为严重!

  蜀王认为此事不仅关系一个华阳县千户,还猜忌护卫指挥使万权;他怒不可遏,立刻把朱悦?d逮了起来,要交给朝廷治罪!朱悦?d事先根本没想到,就这么一件事,父亲竟会把儿子往死里整?!直到那时,朱悦?d才忽然懂得了更多东西。

  他的生母金氏当场吓得晕了过去。金氏出身不好,原先在王府上谁都可以欺负一下,等她偶然生了个儿子才好过一点了。她就一个儿子,若是朱悦?d有个三长两短,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金氏先是跪在蜀王房前苦苦哀求,接着又去蜀王妃与各夫人的住处,给人家跪着、低声下气地求情。待妇人们终于脸上挂不住答应了,金氏简直是见个人都会千恩万谢,甚么“当牛做马回报”的话也说得出来!

  王妃、夫人以及他的兄弟们,来到蜀王跟前假惺惺地求情;蜀王的气消了一些,似乎也忍不下心不给朱悦?d活路。于是朱悦?d被痛打了一百板子,才被放了出来。

  他的母亲金氏求人的事,朱悦?d都知道了。他彼时是身心剧痛,五味杂陈!

  朱悦?d儿时与人打架、便被王府里的人唾骂过,贱|妾生的!他虽然内心里一直暗藏着自卑,但又反复告诉自己是大明亲王的高贵血脉。所以他一向是最要脸面、最要尊严的人。

  当他知道自己的亲|娘给很多人跪着,说了各种自贱的话、好话说尽时,朱悦?d的心里非常恼怒,却又忍不住心痛、可怜、愧疚。

  愤怒与自怨自艾,反复折磨着朱悦?d年轻的心。

  朱悦?d无数次地做过美梦,当有一天自己会变成亲王,会是怎么样的光景……他姓朱,美梦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实现。到那时候,他在蜀王府以及整个四川布政使司受人敬畏,那些欺凌过他的人跪在面前战战兢兢!还有王府上那些女人,恬不知耻地跑到他母亲金氏跟前说好话,把以前骂他母亲的话,都一句句舔|回去……

  那件事发生后,护卫指挥使万权、确实没有参与任命熊多汾为千户的事,所以蜀王府当然找不到任何证据证词。

  于是万权暂且没事,但蜀王府不是收拾不了万权!

  不久之后,大明朝对安南国发动战|争,朝廷调各王府护卫参战;万权第一个被蜀王列在了出征名单上。传言那安南国遍地瘴气,只要人去走一圈就是九死一生,更别提要提着脑袋打仗了。万权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个死人!

  汉王府的典仗侯海,现在竟然也知道了万权的事儿。肯定是因为万权在安南国嘴不严,把那些事告诉了汉王;征安南国,主帅就是汉王朱高煦!

  不料万权的命非常大,今年安南国打完了仗,他又回来了。万权到现在为止还一点事也没有,蜀王府要收拾他恐怕要等下一次机会……

  朱悦?d转过脸去,悄悄擦了一把眼泪,转过头来时眼睛虽然有点红,但脸上已恢复了羁傲不逊的模样。

  他看了一眼侯海,冷冷道:“世人都骂我不懂事孝顺,被我|娘宠坏了。但我没有他们说得那么不堪!都是他们太会装,太会说谎,太假仁假义!”

  侯海点头哈腰道:“王爷所言极是,咱们汉王亦深有所感,早就猜到是这么回事。”

  朱悦?d想了想,低声道:“侯典仗说得对,这事儿一定要万指挥使同|谋,才有办法。我身边没甚么信得过的人,倒是有我父王安插的耳目!”

  侯海小声问道:“万权的侄女婿叫甚么?”

  “熊多汾。”朱悦?d随口就说了出来,十分熟悉的人。

  侯海正色问道:“王爷信得过熊多汾此人么?”

  朱悦?d稍微一想,马上点头道:“熊多汾对我很忠心。他的媳妇不是万权的亲侄女,隔了好几层关系的;除了我看重他、别人都不理他。前年那事虽未办成、熊多汾没当上千户,不过他知道我为了提拔他,遭了那么大罪,心里必定该念着我的好。”

  侯海道:“王爷先拉熊多汾入伙,再叫熊多汾到万权跟前探探口风,这样妥当一些。”

  朱悦?d点了点头。他忽然又道:“我这是拿身家性命帮汉王!事成之后,汉王真能让我做蜀王府世子?”

  侯海十分痛快地沉声道:“别说做世子,您若要马上当蜀王,咱们王爷也有办法!到那时,整个成都城在汉王军掌控之下,汉王要做甚么事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朱悦?d的脸有点扭|曲了,说道:“还是先做世子好,蜀王怎么也是我|爹。”

  侯海迫不及待地说道:“您立了大功,甚么都好说。蜀王现在把护卫军也送给郭资守城了,看样子跟咱们王爷不是一条心!汉王军一进城必定要控制住他,然后您以世子的名分,代为掌管蜀王府。您想做甚么不行?”

  朱悦?d的脸非常红,眼睛也红了,脸颊因极度兴|奋,顿时抽搐了两下。

  他用力地点头,果断地说道:“就这么干!”

  ……成都城除了西边,三面同时在修筑营地。外面干活的士卒干得热火朝天。

  朱高煦陆续把俘虏挑选出来,除了家眷在成都城里的少量军户,其他人一人发一块孝布,摇身一变、成了汉王军将士。于是到现在为止,朱高煦已拥兵大约十三万之众。

  十余万大军分成三个大营,在各处构筑营地。壕沟、土夯胸墙、竹木藩篱,在诸营寨的门口,还有木头硬竹建造的箭塔,作为哨所。

  城池周围是肥沃的平原,附城的城厢居民很多,几个大营把一些村子也囊括进去了;朱高煦发榜告示,战后会补偿被征用了房屋土地的村民。

  成都城太大,饶是朱高煦有十几万人马,要径直绕城修围城工事也很费劲,所以他只建造了三个大营……攻城必先修工事,否则极可能被守军反击!这是朱高煦向江阴侯吴高学来的经验。

  而城西留着地盘,那是给数万沐晟军驻扎的地方。沐晟军走得非常慢,朱高煦先到成都府、在太平场打完一场大战之后几天了,沐晟却还没有到达……

  太平场一战便击溃了四川官军主力,此时汉王军中士气高涨,营地上非常热闹。士卒们一边干着活,一边放声吆喝或歌唱,气氛十分有劲头。

  朱高煦心里却藏着忧心。

  虽然等沐晟军到达之后、汉王军加上那些尚未整编的俘虏,总兵力能达到将近二十万众!但是若要强攻大城,还是有点麻烦。

  双方兵力悬殊巨大,汉王军必定能攻陷成都;只是问题仍然没变,甚么时候能攻陷?

  此时在成都府,朱高煦已经掌握了局部的巨大优势。但放眼全局,南方顾成张辅拥兵二十万;四川东面,朝廷必然在整军备战,规模恐怕会达到数十万人!汉王军的处境不容乐观。

  “驾!”朱高煦骑马冲出营门,身边一群铁骑鱼贯而出。

  一众骑兵向前奔腾了两三百步,便转了个方向,与城墙平行前进。

  朱高煦策马飞奔,眼睛却不看路,一直盯着远方的城池。约一里余地之外,城墙已能看见;那城墙上隐约架着各种火炮,打得最远的洪武大炮肯定也有,不过这里看得不太清楚。

  此时此刻,事关一座大城、乃至整个四川布政使司地盘的统|治权,竟然全在两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一念之间!

  那个华阳郡王、朱高煦的堂弟,根本没见过面的人,从一些传闻看来、多半只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万权在安南国时,朱高煦也只是认识而已,没多看重他。

  但是朱高煦还是决定把宝押在这俩人身上、押在偶然之间!

  “这世上若无偶然,便不会有战|争。”朱高煦的坐骑渐渐慢了下来,他转头看了一眼刘瑛等人,忽然说起了话,“不然只要摆好车马炮,大家推算一番就能得到结果,胜败注定,何必再流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