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易惊之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朱高煦离开沈家府邸、去往菜海子附近的梨园,过程已在脑海中想过一遍,做起来也没甚么不同。只有天上的雨小一些了,不过相比疾风暴雨,这淅淅沥沥的雨幕更叫人觉得连绵不绝。

  梨园他来过很多次,时隔一年后再次来到这地方,觉得一切都没甚么改变,又似乎有一些不同。大概是心境不同了罢?

  朱高煦来到了那处池塘旁边的房子,推开后门便能看到池水、柳树和大半园林的所在。

  大理石茶几上的功夫茶器具,他已无心摆弄,此刻的心绪十分浮躁。

  不知等了多久,房门“笃笃”响起了声音,朱高煦道:“门掩着的。”

  接着木门就被推开了,李楼先站在门口,先向朱高煦屈膝行礼,转头看了一眼身后,便道:“殿下,沐小姐到了。”

  朱高煦忽然想起陈兴旺的遗物、那只笛子,好像还在空酒楼的包裹里,他便暂且没有提那事。

  这时沐蓁已低着头走进了门口,她立刻抬头看了朱高煦一眼,仿佛确定是他之后、有种长长松了一口气的神色。

  “嘎吱!”木门轻轻一响,沐蓁有点紧张地转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

  可能为了出门方便,沐蓁今日仍穿着青色的窄袍,她的头上梳着发髻、戴着一顶玄色网巾,身上也没甚么饰物。她漂亮的桃心脸上,精致的五官看起来愈发秀美了,那张小脸仿佛精心修饰过一样,但今天女扮男装的打扮、其实未着一丝粉黛;身段也似乎更加玲珑有致,胸脯和髋部都更圆润了。

  或许十七八岁的小娘变化确实很快,又或因朱高煦在安南国听说了她的心迹,朱高煦今天见到她的感受,与以前多次见面都不相同。

  “汉王终于回来了。听说了汉王在京师的事,家父很担心您。”沐蓁道。

  朱高煦道:“你不担心我么?”

  沐蓁听罢脸一红,低下头没有吭声。

  一时间朱高煦感觉自己似乎有点无|耻,就像一个慌不择路的人,又像一个溺水的人想伸手抓住一切。而且气氛一下子就被他弄得分外难堪,但他平素不是这样的。

  那些难以捕捉的情愫和悸动,似乎只能在不经意间发生,愈雕琢它、反而愈不可得罢?

  他呼出一口气,厚着脸皮、装作很随意的样子,指着几案旁边的椅子道:“沐小姐过来坐。”

  “谢汉王。”沐蓁轻轻抱拳道。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在隔着一张空椅子的位置上落座,臀只坐到了一点,似乎越来越紧张。

  朱高煦摩挲了一下宽阔的额头,说道:“今日重逢,觉得你不太一样了。”

  沐蓁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好奇地小声问道:“哪里不一样呢?”

  朱高煦沉吟片刻,苦笑道:“说不上来,可能以前我不太了解你的心。”

  他小心地起身,挪到中间的空椅子上。沐蓁如同一只胆小的白兔一般,臀已经从椅子上微微抬起,仿佛随时会被惊跑一般。

  “坐,坐。”朱高煦没有别的任何动作,故作淡定道,“你说话声音小,我想听清楚一些。”

  不知怎么回事,沐蓁今天特别紧张。她的声音和动作都很僵硬,连眼睛都不敢看朱高煦;于是朱高煦此时实在搞不清楚她甚么想法。而他一向不是很信任十几岁的小娘,觉得她们的心就像五月的天一样变幻莫测。

  但是他又寻思,既然沐蓁能私自偷跑出来,还愿意与他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可判断她的心迹或许并未改变多少罢?

  朱高煦不再说话,开始默默地捣鼓着茶几上的功夫茶。

  沐蓁也是一声不吭,她的手指紧紧捏着腿上的袍服料子、悄悄地反复揉|捏,本来熨得很平整的衣料已经出现了许多细小的皱|褶,袍服下的双|腿紧|紧并拢着,好像浑身都很用力地坚持着甚么。

  朱高煦偶尔会转头看一眼,沐蓁等他收回目光,也侧目瞧他。难堪而刻意的相对,朱高煦似乎找不到话再说。

  他瞥一眼之间、视线里那细|嫩玉白的肌肤、以及乌黑泛光的丝丝秀发依然残存;鼻子里嗅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清香味儿。未经人事的年轻小娘,那充斥着弹性和细腻的肌肤,仿佛在散发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热烈气息。

  不管怎样,朱高煦经过许多次赌上身家的梭|哈,战场上见识过稍慢一个节拍、就要砍在自己身上的刀光剑影。此情此景,他当然没有沐蓁那么紧张。

  稳定的大手,摆弄着娇小的功夫茶小杯,有点怪异,却很轻巧。

  “我每次来梨园,都暗自期待能见到沐小姐,哪怕只见到一眼。”朱高煦仿佛自言自语地说着。

  他说罢看着屋子中间。过了一会儿转头看沐蓁时,沐蓁的脸已经羞红了一片,一副恨不得躲起来的作态。这时朱高煦才想起,上次沐蓁想救她爹的“交易”,她就站在这间屋子当中。衣衫从她身上滑落的光景历历在目。

  朱高煦见状一脸无奈,将功夫茶具放在几案上,已不知怎么说下去才好。

  此时此景,就好像是通信多年的笔友,明明在信中已经互述衷肠,忽然见面了,却不知如何着手。剩下的只有陌生、难堪和紧张,面对面的相处,与那些思念全然不同。

  朱高煦想讨好面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小娘,但看起来、效果似乎不佳。可能他眼下根本没有那种心情罢?疲惫不堪却难以入眠的浑浑噩噩,带来的烦躁,让他无法专心。

  但是这出戏似乎应该演下去。朱高煦深深吸了口气,挤出一丝笑容,转过头去。这时沐蓁也正好转头过来,张开小嘴要说甚么,看见朱高煦的模样,她又合上了嘴|儿,眼睛瞧着他、似乎在等着朱高煦开口。

  朱高煦道:“我刚回云南,最想见的人就是沐小姐……”

  就在这时,沐蓁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忽然开口道:“汉王是想让我劝我爹?”

  朱高煦愣了一下。

  沐蓁轻声道:“汉王说以前不明白我的心,现在也是哩。”

  朱高煦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嘴上却镇定地说道:“那但愿以后能明白,如果有机会。”

  沐蓁道:“汉王想让我做甚么?”

  “你愿意帮我?”朱高煦问道。

  朱高煦脸上难以掩饰的难堪,似乎反而让沐蓁没那么紧张了,她甚至露出了笑容,用力地点头道:“嗯!”

  那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露出的笑容依旧那么真,依旧那么纯粹,仿若是春天扶着清风绽放的百花。

  朱高煦叹了一口气,观察了片刻沐蓁的神情,他沉声道:“胡广过几天会见西平侯一面,你设法听听胡广怎么说的,再告诉我,何如?”

  沐蓁道:“我尽力。”

  朱高煦站了起来,抱拳道:“多谢沐小姐,今日就此别过。”

  “汉王!”沐蓁忽然唤了一声。

  朱高煦转过身道:“怎么?”

  沐蓁犹犹豫豫地说道:“你刚才与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朱高煦想了片刻,刚才他说了好些话。沐蓁问的,可能是最露骨的那句甚么“每次都想见到你、哪怕只一眼”之类的,但也不一定。

  他心道:即便沐蓁没表露心迹前,因为那次不慎看了她的身子,毕竟是漂亮得十分精致的小娘,他确实幻想过几次,或因欲|望?

  “如没有必要撒谎的时候,我这人一般都说真话。”朱高煦道。

  沐蓁认真地说道:“若还能帮上汉王,您尽管开口。只要没有对不起沐家,我都愿意为你做!”

  朱高煦此时随意了不少,口气也变得温和坦然起来,“沐小姐的恩,我定不会忘。”

  沐蓁又道:“汉王心怀天下百姓,但是我爹……”

  “我知道的。”朱高煦点头道,“或许我今天不该来见你。”

  他走出了房屋,径直拿大帽盖在头顶,伸手向下一压、把帽檐压低遮住大半张脸,沿着走廊向沈园门口走去。

  走廊外面冷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朱高煦的心里也笼罩上了一阵冷意。沐蓁暗示了她爹持有的态度,一时间让朱高翔隐约感到有些消沉。

  但是朱高翔内心深处明白,自己早已没有了退路,无法再心生媾和的幻想。世上有太多的畏惧和不利的信号,会让人绝望、动摇。只有努力摒除掉心中那些毫无作用的东西,坚定自己的目标走下去,胜利恐怕只属于这样的人罢?

  朱高煦停下脚步,走到雨中,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只要一两次大的胜利,便能让世人重新审视,他不是没有一点机会!

  就在这时,朱高煦发现沐蓁也随后走出房子了,但是她没有过来,只是远远地站在墙边,默默地盯着雨中的他。

  朱高煦回到廊道里,向沐蓁再次挥挥手,快步走出了沈园,径直跳上韦达守着的毡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