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国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山大营里,朱高煦麾下一整卫精骑的战马、都披上了斑斓的画虎皮。因为他得到禀报,黑水河的敌军有许多象兵。

  马匹伪装成的假|老虎,虽然很可笑,人们一看就是假的、或许大象也知道;鲜艳的虎皮却仍能让大象畏惧!于是明军各部人马都学会了这招。

  朱高煦还在步兵大营中准备了大量火器,也用来对付象兵。堂堂野战之阵,除了象兵,朱高煦根本没把安南军放在眼里。

  他下令大营向东挪了二十里,把谷口让出来,等着安南军援兵出来摆好了阵仗,再正面破敌!

  等了几天,安南军还没出山、走得实在太慢了。

  此时多邦城破已过去了五天,西山敌兵应该知道这个消息了。朱高煦甚至质疑,西山敌兵在已经失去战机后、还会不会继续北上?

  有部将请命主动出击,但朱高煦终于忍耐了下来,继续等着看情况……他实在不想进山去与敌兵纠缠。

  就在这时,多邦城再度送来了军报,与信使同行的还有两个人:阮智、靳石头。

  之前朱高煦派出去的奸谍,终于回来了二人!

  ……朱高煦瞧了一眼风尘仆仆的两个人、以及张辅的信使,他沉住气暂且没有吭声,先拆开军报一看。

  张辅写道:多邦城破,敌军丧胆、升龙城人心动荡。战机不可失,末将请命趁胜进军升龙,一鼓作气夺占安南国之东都重地!

  张辅说得有几分道理。不过多邦城安南军主力覆灭,安南国的东都重镇升龙已如探囊取物,急攻并无必要……不过谁来攻升龙?张辅的位置靠东距离升龙更近,所他肯定想自己拿升龙的大功罢?!

  东都升龙,以前是安南国的都城、现在也是陪|都。攻陷此城,名气军功都非同小可……朱高煦嘴上说不需要战功,心里却也不是不想。

  但他又考虑到多邦城苦战,是张辅拿下来的;此时朱高煦若去摘桃子,似乎有点过分了。

  朱高煦便当机立断,提笔简单写了回信,命张辅部向升龙进军。又将书信交给信使带回去。

  “陈兴旺没回来?”朱高煦叫人送走信使,马上就径直问道。

  阮智拜道:“王爷,末将等已寻到了王后下落,陈兴旺去见王后了。因此只有末将与靳兄弟二人赶回来禀报。”

  “哦……”朱高煦的眼睛亮了几分,“真找到了!她在何处,怎么回事?”

  那安南国王后的下落,各处消息多有矛盾、迷雾团团,朱高煦忍不住好奇,已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真相。

  阮智答道:“王后并不在其娘家陈氏宗室府上。

  末将等到了升龙城之后,暗中打探消息,一个月也毫无头绪。后来末将闻知大明军队正在围攻多邦城,多邦城离升龙不远了。我们就商议放弃差事,先到多邦城复命。

  不料这时末将知道了一个消息,西都豪强黎利在升龙附近的庄园,被左相国胡元澄派兵围了!末将在升龙官场认识一些人,多方询问后,才知内情。

  原来赎走王后的并非陈氏宗室,而是西都豪强黎利。黎利私藏王后之事不慎败露,胡元澄围困其庄园,正要搜查。

  陈兴旺闻知王后在黎利庄园,不顾劝阻,冒死要混进去。末将等只得赶快离开升龙,欲尽快禀报王爷实情。我们在多邦城附近被明军斥候逮获。有武将询问了靳兄弟的来历后,便派人把我们押送到了王爷的大营。”

  朱高煦听罢,恍然道:“我早就认为,陈氏宗室肯定保不住王后,原来王后另外找了人帮忙。我听说胡氏以前姓黎,那黎利和伪国王胡氏是一族?”

  阮智道:“据末将所知,他们或有渊源、却并非亲戚关系。不过黎利的祖父在西都清化便是豪强大族,而今黎家犬养家丁家将数万众,势力亦不容小窥。”

  朱高煦皱眉道:“黎利会不会向胡氏妥协,把王后交出去?”

  阮智道:“末将不知。”

  “来人!”朱高煦喊了一声。把总赵平从门外走进来,抱拳道,“王爷有何吩咐?”

  朱高煦抬起手,欲言又止,忽然又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双手按在方桌上,一拂桌子上的地图,看了一会儿问道,“黎利庄园在升龙城外?”

  赵平一脸茫然。

  阮智拱手道:“升龙城外,东南十余里处。”

  升龙城位于大江西岸,周围一片辽阔平原,除了东北面的大江,方圆百里无险可守!

  朱高煦在脑子里飞快地把各种事儿想了一遍。

  他现在手里正好有五千骑精兵,早已整军待发;本来是要去对付西山的安南军援军的,眼下马上就可以调动。

  而安南军在多邦城遭遇毁灭性打击,一时已难以调集重兵。朱高煦如果立刻率骑兵去升龙,张辅肯定会紧张到了嘴边的肥肉;根本不用催、张辅的大军很快就会来到升龙……何况升龙附近四面旷野,谁拦得住朱高煦的骑兵?

  朱高煦一掌拍在图上,说道:“传韦达来见。下令王斌聚西山大营精骑,即刻拔营!”

  “得令!”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哐当”的盔甲声音,韦达走瓦房门口,他把佩剑交给侍卫、阔步走进来执军礼道:“末将奉命前来,拜见王爷!”

  朱高煦掏出一枚金印,哈了几口气,在未干的纸上使劲一盖,说道:“韦指挥接手西山大营之兵权,调多邦城李让部骑兵向西,亦交由韦指挥统领。若敌援兵从西山出,你便迎战将其击溃!”

  韦达抱拳道:“末将得令!”

  ……朱高煦率骑兵东出,马队出营时还不到中午。

  西山驻地离升龙城只有一百余里地,骑兵沿平原大路趋近升龙城东南。大伙儿赶到黎氏庄园时,太阳已靠近西天的地平线了。

  部将王斌询问朱高煦,是否择地扎营明日出战。朱高煦不置可否,让阮智带着他,一队人马先靠近了黎氏庄园察看。

  一行人到了庄园西边,夕阳正从背后照到远处那片建筑群上。黎氏庄园看起来竟有几分壮观气势,占地不算大,但周围居然有土夯的城墙,还有门楼、箭楼,就像一个堡垒一般。

  外面果然有大批安南军队围困着,这时那些安南军应该已探知了明军靠近,正在向庄园西边收拢人马。

  那黎利是清化豪强,就算势力不小,根基却不在升龙,肯定挡不住军队的攻打。胡元澄派了那么多人马围困其庄园,几天了还不动手?更怪异的是,黎利被围了几天居然还没妥协,这种情况下、黎利究竟拿甚么条件在谈?

  朱高煦默默地观望了一会儿,忽然转头对王斌道:“传令下去,黎利野心勃勃,诸将士捉住此人者,重赏!”

  王斌道:“末将即刻派人去传令诸将。”

  朱高煦早就说过,安南国王位悬而未决,许多有野心的人就会生出念想了。这个黎利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黎氏庄园诡异的形势,只有一个解释:黎利在掩盖野心,欺|诈胡元澄!

  为甚么胡元澄的人马没有立刻攻打庄园,自然是不愿意轻易与清化豪强黎家结怨。哪怕黎利窝|藏陈氏国后,只要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想取代胡氏的野心,胡元澄都会三思的。

  而黎利抓住了胡氏这一点心思。他若是面临威胁就马上妥协,交出王后,那窝|藏王后的动|机就很明显了,无非为了权位;既然为了权位,当然牺|牲王后毫无压力……可是黎利的做法非常大胆,他在被围几天后依旧死|硬着不交,一副要为了王后鱼死网破的模样。

  如此一来,胡元澄反而会困惑,他会产生错觉:黎利胆大妄为窝|藏王后,可能是被美色迷惑了,所以才如此癫|狂!

  若黎利的动|机是后者,胡氏显然是可以妥协的。所以双方才会墨|迹到现在罢?

  但朱高煦根本不相信黎利,哪怕他不认识此人!

  远处的安南军人马已撤围了,陆续面对明军的方向布阵,似乎要迎战明军。他们有大量步兵,现在想跑恐怕也跑不掉。除此之外,居然还有骑兵?

  安南军的骑兵战马很矮小,但总算是马队。朱高煦观望了一阵,脸上露出了笑意,立刻调转马头,大喊道:“准备进攻,天黑前结束战斗。”

  朱高煦带着小队骑兵返回军中,简单部署了一番,战术也省了。只叫前锋两股轻骑兵冲到敌军两翼,骑弓掠|射之后,立刻绕向庄园两侧,接手安南军撤走的包围圈……当然是为了黎利。

  他从赵平手里接过了一把长柄马|刀绑在背上,又接了铁盾和长|枪。安南军的火器比较犀利,朱高煦身披三层甲,又拿了一副盾。

  朱高煦举起樱枪,向前轻轻一挥。

  “杀!”一员武将大喊一声,率先带兵从左侧出动。右翼轻骑也随后启动了马蹄。

  朱高煦坐下斑斓的虎皮战马也开始迈步了,众骑迅速进入慢跑的状态。大路上、菜地里,马蹄声渐渐轰鸣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