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全是她的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沐蓁的态度激怒了耿浩。他红着脸,仰头吸了一口气,忽然却露出了笑容:“风水轮流转,如今沐家危在旦夕;而我立了大功,将世袭侯爵。表妹若是想开了跟我,我仍不计前嫌,保你荣华富贵!”

  “耿公子知道我爹怎么说么?”沐蓁冷脸摇头道,“若是背主求荣那么容易,哪轮得上耿公子?”

  耿浩的笑容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他冷冷道:“那你们等着!”

  “若是耿公子没有别的话要说,我还有事……”沐蓁看了他一眼道。

  耿浩转头看身后的车马朝向,恍然道:“你们是要去汉王府?!”

  沐蓁绷着脸道:“我们要去哪里,犯的着耿公子来管?告辞了,请让开路!”

  耿浩一脸嘲笑的神情:“我果然没猜错。”

  沐蓁哼了一声道:“那又怎样?汉王即便与沐家不和,但他是今上嫡子,听从父命而已;何况他与沐家本无甚么恩怨旧谊,没帮我们,难道还能说他忘恩负义、背主求荣不成?”

  耿浩不怒反笑,他忽然“哈哈”大笑:“确是如此。不过那汉王在京师的浪荡之名,不知表妹听说过没有?国丧其间,他就迫不及待与尼|姑宣|淫,好色荒|淫无度,非常人可比。表妹这倒送上门去……”

  “住嘴!”沐蓁脸一红。

  耿浩咬着牙,却依然笑着说道:“沐家遭此大难,表妹确是帮衬了不少!”

  沐蓁正想夺路而走,这时又停住道:“你说甚么?”

  耿浩道:“胡科官能查到先帝下落,全靠大理白蛮段杨氏。段杨氏是如何与胡科官搭上关系的,不就是因为汉王?汉王又是如何发现了段杨氏,那不是正因结识了表妹?”

  沐蓁立刻道:“你说清楚点!”

  耿浩道:“当初表妹时常偷跑出沐府,几次被段杨氏的人跟踪;但自从表妹结识汉王后,汉王就发现了跟踪的人,他这才注意到了段杨氏……后来段杨氏派人要刺杀表妹,表妹又和汉王在一起,汉王因此顺藤摸瓜抓获了段杨氏。

  若是汉王未与表妹来往来往,他如何与段杨氏结识?若汉王未抓获段杨氏,他又怎会把段杨氏引荐给胡?酰俊

  沐蓁脸色一变:“你所言当真?”

  耿浩道:“段杨氏在报恩寺街府上,亲口说的事。”

  沐蓁顿时一副神情恍惚的模样,脚下也不稳了。

  耿浩见此情形,却是十分开怀。他似乎一直就很反对表妹与汉王来往、甚至带着憎恨,现在看到表妹一副懊丧的表情,耿浩的脸上全是笑容。好像在说:看罢!不听我的话,就是这样的结果。

  “哈哈哈……”耿浩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前俯后仰,一边喜形于色、一边又隐隐带着莫名的酸楚。

  就在这时,忽然耿浩的两条胳膊被人抓住了。

  他收住笑容,回顾左右道:“你们是谁?”

  一个戴着斗笠的汉子道:“本将是锦衣卫的人,奉胡科官之命,请耿公子去府上暂住;耿公子不能在外面乱跑了,你若走丢了,谁来做证人?请!”

  那汉子说得倒客气,却叫人把耿浩逮住,生怕他有丝毫反抗。耿浩脸上已露出不妙的表情。

  斗笠汉子侧目又看了沐蓁一眼,并未理会她,叫人拽住耿浩就走了。

  沐蓁目送那一行人离开,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走回一行车马旁边,上了马车。大伙儿继续向汉王府而去。沐蓁在马车上闷闷不乐,很久都没说一句话。

  众人到了汉王府,在宦官侍卫的带引下、从西边的遵义门进入王府。

  换上乌纱团龙服的朱高煦在大殿接待了陈氏等人,见礼寒暄了几句。这时疑似沐蓁的堂姐的人进来了。沐蓁见状,顿时一愣……她不就是上回在梨园行刺的刺客!?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当时沐蓁被惊吓得不轻,对那种苍白无血色的脸印象很深,连噩梦也梦见过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堂姐”向陈氏行拜礼,目光在沐蓁脸上看了好几次。沐蓁女扮男装,“堂姐”却显然也认出她是谁了。

  过了一会儿,朱高煦亲自送沐家的人到大殿门口,便叫王府的官员送行。

  沐蓁发现朱高煦老是盯着“堂姐”看,这叫她忍不住想起了汉王的好色之名,眼下确是证实了此事……哪怕是刺伤过他的女子,因为有点姿色,他还是能把眼睛看直!

  沐蓁又瞧“堂姐”,见她虽然穿着素净普通,肌肤也无甚血色;身段却是生得凹凸有致,而且看起来十分紧实柔韧。何况“堂姐”比沐蓁大,估摸着过二十岁了,身子各处长得更好,难怪汉王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堂姐”向朱高煦道别时,朱高煦竟然沉声说了一句:“只要你想回来,随时都可以。”

  声音不大,沐蓁还是听见了,她不禁微微侧目又看了汉王一眼。

  ……大伙儿接到了人,很快就乘坐马车离开了汉王府。“堂姐”坐在马车上显得十分沉默,只有当陈氏问她话时,她才会开口。

  陈氏也只是问一些客套的话,显得很生疏。这也怪不得陈氏,现在还没确认“堂姐”身份,何况陈氏只是十几年未见的婶子罢了。

  马车在街上行驶了一会儿,“堂姐”忽然主动开口道:“劳烦婶子了。但实在抱歉,我想还是不回沐府了……”

  “快到了呀!”陈氏吃惊道,“你还没见过老夫人和你的叔父。”

  “堂姐”挑开车帘,果然已望见了沐府的门楼。她看了一会儿,神情中带着哀求:“停车,我有些不……”

  “停下!”陈氏喊了一声,她也不再强求。

  马车停靠了下来,“堂姐”立刻下了马车,转身抱拳道:“婶子、堂妹,请见了老夫人和叔父,替我告歉。”

  陈氏叹了一声,问道:“你要回汉王府?”

  显然沐蓁的母亲也听见了朱高煦那句话。“堂姐”却摇头道:“我以前的住处,还有一些地方可去,婶子勿忧。”  陈氏道:“甚么时候还是回来看看亲戚。”

  “堂姐”点了一下头,鞠躬一拜,转身就走了。

  沐蓁从车窗里看着她,这时马车开始重新动弹。陈氏的声音道:“她不愿意回府,我也不能强求她,没法子的事。她的父母都过世了,除了老夫人,我们也只能算是亲戚,所以她不愿意回沐府罢……”

  沐蓁想起自己差点被杀掉的事,轻声道:“女儿以为,堂姐此前一直在对付沐家,可能现在心有愧疚,不知如何面对我们。”

  陈氏点头叹道:“或许如此罢,何况大家都生疏了。为娘回去,只有你祖母那里不好说,你祖母是最想她回府的。”

  沐府现在好像冷清了不少,可是实际上现状与以前不该有甚么区别的。沐晟还是西平侯,朝里还没来人,云南没有人能动沐家。

  内宅的砖地上落满了树叶,昆明城的深冬季节仍然有绿叶,但看得出来确实不如春夏时节繁茂。

  沐蓁没有和母亲陈氏进屋去禀报,反正此事不该她作主。

  但没一会儿,屋子里就传出来了哭声。似乎是老夫人伤心,陈氏也跟着哭起来了……若只是“堂姐”不愿回来,不至于如此;恐怕是因为家里的人本来心情就很沉重。

  如今的沐家,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引发人们的伤感。

  沐蓁用力地撕扯着手里的树叶,耳边听着那隐隐的哭声,她也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

  ……

  街上陆续有行人走过,最近风声很紧,大多人都行色匆匆。

  唯有段雪恨走得很慢,因为她没有目的地。但凡赶路的人,总是会想好了要去甚么地方。

  此时此刻,不再有敌人要对付,不再有危险要防备。沐家已不是她的仇敌,段杨氏也是她自己放走的,甚至没有什么人再想盯着她了。在一时之间、段雪恨竟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甚么还有地方可以去,她只是为了应付陈氏。属于段氏、杨氏宗族的地方,现在段雪恨怎能再去?她根本不是段家的人,不过是段杨氏的一个工具罢了,如今也是被弃置的工具。

  段雪恨在昆明城的街头巷尾,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个下午。

  酉时的钟鼓声陆续从城楼上传来了,她决定先去客栈对付几天,再想想今后该怎么办。

  但就在这时,段雪恨伸手进衣袋一摸,发现竟然只剩几个铜钱。她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进汉王府之前,她在做刺杀沐晟的事……为了活动灵巧,她不会带太多钱在身上。接着她就被带到了汉王府,一直都没想到钱的事。

  段雪恨皱眉想了一会儿,此前她和段杨氏在昆明城典过的一座院子里,好像还放着一些钱财。

  段杨氏今天才离开汉王府,会在那房子里么?

  段雪恨叹了一口气,懒得去想这些琐碎的事了,她感觉浑身都没有了力气一样,只是呆呆地继续走着。她不想去任何地方,只是站在街边原地,看起来更怪异吧?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