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完全不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图被关进锦衣卫诏狱,指挥使张盛很快得到了消息。他也是马上明白,这事儿自己做不了主。

  锦衣卫在洪武时期、有独立的刑讯缉拿之权,建文年间被削权,永乐初再次恢复各项司法权力、主要对象是达官显贵。但今日逮住的鞑靼人,是使团中的成员,锦衣卫哪能自己审问?

  张盛想了想,便决定直接奏禀圣上。

  锦衣卫负责守备皇宫午门,指挥使等人允许直接到奉天门,并负责这道御门的岗哨。但朱高煦平素基本不在奉天门办公,所以锦衣卫武将又得到了特权,可以进入西侧的柔仪殿。

  张盛来到柔仪殿门口时,发现起码有十来个大臣在门口等着了,大概是要在此殿议事。

  他向诸公抱拳见礼罢,太监曹福便走了过来、开始询问张盛来由。于是张盛便把鞑靼人哈图干的事、先对太监说了一遍。大臣们都在旁边,自然也听到了。

  礼部尚书胡?跆?眨?涣撤衬眨?裨沟溃骸澳趋谗柏┫嘁丫?盗耍?⒙程ㄔ敢獬瞥际芊狻T谡饨诠茄凵希?跤纸谕馍?Γ亏谗叭艘幌虮?戾,你们怎么不派人看紧?”

  张盛道:“鞑靼使节住进了会同馆,并不是囚犯,咱们没道理不让他们出去。末将也叫北镇抚司专门派人跟着,可那个叫哈图的鞑靼人、私自离开了队伍,咱们分出人手跟过去时,他已经干了歹事。谁也不愿发生这样的事。”

  张盛嘴上不承认,但心里也有些懊恼。他对此事还是麻痹大意了,提早就该更重视,多派些人手,说不定就没有今天的事了。

  诸公也是议论纷纷。

  话说是人命关天,可大明幅员广阔、发生死个把人的案件并不稀罕,放眼整个朝廷不算大事。然而这次的案件又牵涉到边关防务大略,众人都觉得有点棘手。

  要是按律治哈图死罪,会不会影响阿鲁台臣服的大事?

  人们说话之间,皇帝朱高煦步行进庭院来了,他的步子很大,身体看起来仍旧强壮有力。众人纷纷跪伏到砖地上,高呼“万岁”。皇帝朱高煦转头,做着手势道:“免礼了,都进来说话。”他说话时,看了一眼张盛,但未多言、先走进大殿去了。

  朱高煦在他的大桌案后面入座。大伙儿还没说政务,胡?蹙颓胫迹?谜攀⑾人得晒湃说氖隆

  张盛便将先前的话,再次叙述了一遍。胡?醯热怂婧蟊憧?悸凼隼?祝?饔械览怼

  没一会儿,朱高煦便开口说话了,众人立刻面向上位听着。朱高煦的声音冷冷道:“不管是杨士奇的儿子,还是甚么蒙古丞相的勇士,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张盛顿时留意到,西边那个叫连氏的宫人,把茶水洒到了几案上,正在转头看皇帝。她的目光充满了膜拜。就连张盛也呼出了一口恶气,心道:还是圣上决断痛快。

  大殿上顿时鸦雀无声,安静异常。

  朱高煦的目光在薛岩脸上稍作停留,接着看到高贤宁,说道:“稍后高寺卿负责处置此事。着张盛去审明案情之后,尔等便依大明律,严惩此贼。”

  高贤宁站出来,与张盛一起拜道:“臣等领旨。”

  又有大臣的声音道:“鞑靼正使马儿哈子,必定将以阿鲁台臣服受封为条件,为罪人求情。”

  朱高煦道:“阿鲁台不愿受封就算了。短时间内,鞑靼人根本不可能诚心顺服,朕瞧他们只是权宜之计,咱们别报太大的希望。再说了,诸公相信仅靠宽容开恩、能争取来太平吗?反正朕是完全不信的。否则我大明二百万控弦之士,干脆卸甲回家种地罢。”

  众人听罢,一起拜道:“圣上英明神武。”

  朱高煦道:“礼部派人去慰问苦主,把丧葬费和抚恤钱给了,好生说些好话。甚么鞑靼人、瓦刺人的臣服根本靠不住,诸公还是先顾着自家子民罢。”

  胡?醯溃骸俺甲袷ブ肌!

  张盛看殿中站的多是九卿大臣,猜到大伙儿要议军政大事,他便抱拳道:“臣即刻去办圣上吩咐的差事,请告退。”

  朱高煦挥了一下手。

  张盛跪拜叩首谢恩,退出了柔仪殿。

  他到了午门,吩咐手下去苦主家,拿口供证词。接着便径直去了洪武门那边,找到一个蒙古校尉,一起进了诏狱里的一间署房;随后下令把哈图带出来问话。

  因前朝是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大明开国方数十年,对蒙古人还算比较熟悉,甚至军中都有归顺多年的蒙古兵、边军里最多。张盛此番问话,连翻译的通事官也是不用请的。

  没一会儿那哈图就被押解上来了。通过蒙古军士的翻译,哈图问了一句话,是不是要放他走了?

  张盛没有理会,径直问道:“你今日是不是闯进民宅,杀了人?”

  哈图痛快地承认了,就好像承认他许久没洗澡一样轻松。张盛做了手势,一个校尉便拿着已经用两种语言写好的供词,走到哈图跟前。校尉抓起哈图的手,在小匣子里一按、又在纸上按了一下。

  张盛见状说道:“审完了,带下去罢。”

  哈图通过蒙古军士问道:“为甚么不放我走?我要见马儿哈子丞相。”

  张盛皱眉看着他,说道:“见不到啦,你最多活不过三天。你杀了人,很快就要被处死。”

  哈图大急,将铁链挣扎得“哗啦”直响,“阿鲁台要与明国和好,你们不想阿鲁台接受册封吗?你们不怕边境不宁吗?”

  张盛心有火气,口气冷冷地说道:“几年前,你们阿鲁台才被打得遍地跑,而可汗如丧家之犬、也被瓦刺杀了,你忘得挺快哩。想打咱们奉陪。”

  周围的校尉军士们都哄笑了起来。

  哈图又道:“你们这些人大胆!我要见马儿哈子丞相,要见胡?酢!

  张盛抱拳向北面道:“圣上金口玉言,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带走。”

  哈图被拖到了署房门口,他真急了,嚷嚷道:“我赔偿十只羊!”

  张盛听完了翻译,一脸凶相地盯着哈图道:“一万只羊也没用,你去|死。”

  等了许久,去案发地的校尉回来了,拿到了苦主妻子的口供。张盛又拿了一份证词,叫今日逮人的锦衣卫将士们签押。三张纸一收,张盛起身离开,准备亲自送去大理寺,事情就算办完了。

  ……下午,会同馆发生了小小的骚乱。一众鞑靼人,被阻拦在了大门内。他们听说哈图被逮捕了,起初说要见礼部官员,守卫声称替他们去请;后来礼部官员久久没来,鞑靼人又要自己去礼部衙门找人。明军守卫怕他们闹事,便挡住了大门,不准他们外出。

  长安右门外的会同馆内,还住了多国使节,有满刺加人、爪哇人、真腊人、暹罗人、日本国人等等。大伙儿听到吵闹,都在各自住的院子门口瞧热闹。

  这时礼部尚书胡?酰?沼谇鬃岳戳恕K嫘械耐ㄊ鹿伲?阌妹晒呕叭八底乓恢邝谗叭恕

  过了一会儿,马儿哈子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呵斥住那些鞑靼人。接着马儿哈子上前与胡?跸嗷ゼ?瘛

  问候罢,胡?跛档溃骸懊晒殴?雇胖校?忻??颊撸?袢丈衔缢仁背酰?诖笾星疟泵裾?赴浮K酱趁裾?⒓?淫未遂,流三千里;杀人,斩;打伤官差,斩。证据确凿无疑,大理寺断案,依《大明律》,数罪并罚,车裂。首领驭下不严,本应鞭挞惩戒;因首领乃来访使节,我朝宽待来使,酌情免之,以全贵国之颜面。”

  诸国来使中,不少人都听得懂汉话,大伙儿听到这里,出来观摩的人更多了。人们都似乎在观望,鞑靼人如何收场。

  马儿哈子哀叹了一声,用汉话道:“哈图乃勇士,未能死在战场上,却束手就擒被分尸于他乡,实令人痛惜。劳请胡尚书上奏皇帝,法外开恩,免其死罪,令其父母妻儿相见。”

  胡?踝饕镜溃骸罢饩褪鞘ド系囊馑肌!

  马儿哈子又道:“哈图初到大明,不懂规矩,杀了一个庶民,朝廷何不以大事为重、以诚待我?”

  胡?鹾醚缘溃骸昂喝诵悦??环质渴????食?琊⒊嘧樱?酝?戎匾?⒕?蝗莨忌保?幢闶潜竟偕绷税傩眨?昭??ッ?U獠皇且惶趺???谴竺骶?级砸谡鬃迦说男砼担??毓?腋?荆?薹ㄍㄈ凇M??姑髁耍?竟俅??挂猿希?耸率翟诎??苤?!

  他说罢,看着马儿哈子道:“咱们还能进去谈吗?”

  过了一会儿,别的鞑靼人也大概明白,大明官员拒绝了求情,会同馆大门口再次吵闹起来。一些鞑靼人愤怒异常,挥着拳头喊叫着甚么。

  通事官翻译了一些话,俯首在胡?醵?吒嬷???醪胖?滥谌荨D切?谗叭艘?罅⒖袒夭菰??辉儆氪竺骱吞噶耍?悦庠俅卧馊送?戮。

  胡?跷藁翱伤担???挥欣肟??蛭?矶??踊拐驹诙悦妗:?醣愠磷∑??却?怕矶??拥幕赜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