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八百一十章 博多的樱(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黄昏时分,海边的明军大营中,盛庸先后已收到了东线平安传来的两次奏报。

  对于平安率三百多骑忽然西进,向明军尚未控制的钵伏山南、孤军深入之事,武将们多觉得是在浪战。大伙儿便在盛庸跟前说了几句。

  盛庸与平安面对面说话时,俩人多半没甚么好话。但在背地里,盛庸倒几乎不说平安的好歹,甚至有时候有点像在维护平安。

  这时盛庸便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了一番话:“咱们初来乍到,还没太了解敌军的部署。敌军事先也猜不到咱们登岸的具体地点,估摸着也没怎么准备好。平安是根本不给人喘息之机。”

  大帐内的文武一时没吭声,众人似乎没明白盛庸的意思,究竟是平安不给盛庸喘息之机,还是不给敌军喘息之机?

  盛庸一面翻阅着地图、以及各部的奏报,坐在上位皱眉琢磨了好一阵子。

  当此之时,斥候已经探明,官军登岸大营的东面,钵伏山北、下山门地区有大量敌军和工事。盛庸凭借目前得到的消息,也在揣测:日军的前期意图、可能是凭借钵伏山一线的山体地形,与明军形成东西对峙的形势;日军欲主动把战事平稳下来,以消耗战的形式开局。

  如果没猜错,盛庸还有点佩服日军这个统兵大将,那厮似乎是个明白人。在朦朦胧胧的全局战场上,双方看不清摸不透,主将要因时导势、扬长避短地搞出章法来,还真得有些经验才行;日本国百年以来、似乎没有甚么大规模的战役,那日军统帅当真是个人才。

  当然也可能是盛庸自己想多了。

  “给他,都给他!”盛庸忽然没好气地说道,“骑兵营主力共有两千精骑,全都调给平安统领。”

  盛庸停顿了一下又道:“下令已经下船的马兵聚集准备,明日一早向钵伏山南开拔。剩下的马兵明日起,优先上岸,集结完毕,随后前往钵伏山南。”

  亲兵武将抱拳道:“末将即刻传令。”

  部将提醒道:“大帅,西线还有一股日军孤军,是否调兵去清剿?”

  盛庸摇头道:“步兵前去便迟了,日军必已进入了南面的山区。是否有必要用骑兵消灭,则由前方的平安决定。”

  “是。”部将抱拳道。

  就在这时,一个武将走进了大帐,站在门口执军礼,向上位看了一眼,便疾步走了过来。他附首在盛庸耳边悄悄说道:“大帅,斥候抓到一个奇怪的小老头。那老头不会说汉话,但拿出了一张写了汉字的字……”他说罢从怀里将纸拿了出来。

  盛庸一看,上面写着:姚芳之友,请见。

  “姚芳来了?”盛庸道,“去问问,若是来了,便把人送过去。”

  武将抱拳道:“是。”

  那姚芳的爹是大明的侯爵,妹妹是皇妃。盛庸根本不怀疑姚芳,何况姚芳来日本国做过奸谍,说不定真的在这边有人。

  ……姚芳认识这个老头,当初姚芳逃亡釜山镇,跟着过去收钱的人、正是此人。

  连大内胜的汉话也说不利索,更别提这种奴仆一样的人了。姚芳立刻到中军,找侯海要了个翻译文官。通过翻译,俩人开始勉强交流。

  老头说:“我家主人找了个地方,想见姚先生一面,做个交易。”

  姚芳问道:“交易何物?”

  老头道:“铜钱和明军感兴趣的消息。”

  姚芳有点纳闷道:“他(大内胜)为何想和我交易?”

  老头道:“姚先生是个守信之人,上次到了朝鲜国,你即便不付钱也可以走脱,但你仍想方设法兑现了许诺。姚先生也是大明国有权势的人,即使在人生地不熟的朝鲜国,也能获得大明国官员、朝鲜李氏宗室的帮助。这次交易,姚先生可以先得到消息,以后再付钱。”

  姚芳问:“甚么消息?”

  老头沉默不答,摇了摇头,意思应该是不知道。

  姚芳又问:“上次那笔现钱,在日本国算是巨资。他觉得不够?他要那么多钱作甚?”

  老头继续沉默。

  姚芳道:“他在哪里?”

  老头道:“钵伏山某处,情势危险,我家主人只等三天。”

  姚芳想了想道:“咱们今晚连夜出发,你带路。”

  他接着对翻译官道:“这是机密,你不能泄露。知道的人也不能太多,我不便另找翻译了,你跟我去。”

  官员有点为难道:“行……吧!”

  姚芳离开了帐篷,去见了侯海一面,说了此事。侯海劝阻了一番,只得向盛庸要了十几个亲兵将士,护送姚芳一行人。

  钵伏山山脉仿佛一个倾斜向左的“丫”字,主峰在山脉的西面,并没有延伸到海岸;东边的旁支山脉,包括海边的下山门、南边的山区。

  日军的防垒和守军,都在东边的旁支山脉地带;只因西面的主峰北麓到海岸,有一片平原,无法形成整体防线。

  姚芳等人去的地方,大致便在“丫”字的中间凹陷处的山林里。为了避开日军斥候,大伙儿沿着钵伏山主峰的山腰树林里过去,夜里赶路倒也比较清静。幸好那老头识得小路,因此一行人不至于迷路。

  大伙儿折腾了好几个时辰,赶到约定地点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这是一座藏在山中的小庙。周围没看到有河流之类的水源,因此四面不见房屋与人烟。明军将士翻墙摸进去看了一会儿,然后才请姚芳入内。

  破败的小庙,里面亮起了一盏油灯。大内胜站在一间土屋门口鞠躬,他本来就是个光头,住在这破庙里还真像个和尚。然后他说道:“我们两人。”

  姚芳想了想,指着翻译官道:“翻译官员。”

  大内胜打量了一番翻译身上的青色圆领官服,却摇了摇头,比划着做了书写的动作。

  于是姚芳与大内胜俩人进屋,把破木门关上了。

  姚芳缓慢地说道:“钱花完了吗?”

  大内胜似乎听懂了,不过他没有回答,指着一张旧木案请姚芳入座。木案上已经摆好了纸墨,以及一盏灯。姚芳也懒得拘谨,径直在地上盘腿入座。

  大内胜写了一些字,大意是:妻子得到了一枚昂贵的上等勾玉,藏在衣服里,夜里同寝却不佩戴。

  姚芳看着纸面的字,每个字都认识、字面意思也懂,但他一时没明白大内胜的意思。

  大内胜:她怕我发现。那枚玉应该是陶氏所赠,用的是我的钱。

  姚芳恍然大悟,瞧着大内胜的眼神、不禁有点同情,毕竟姚芳也很懂那种感觉。

  姚芳:那二百万钱的事,陶氏知道了?

  大内胜:不敢不说,否则我不敢花一文钱,我俸禄几何陶氏都知道。大内家上下本来也反对与大明国结仇,我私自放走大明国人、在大内家的罪过可大可小;把钱拿出来与粕屋郡城主陶氏分享,便算是无罪了。但陶氏只分了我很少一部分。

  姚芳看到这里,顿时从大内胜身上感受到一种东西:憋屈。

  姚芳:这次有甚么消息,我应该给你多少谢礼?

  大内胜:五百万至一千万。价值如何,姚先生从中决定。

  于是大内胜不断书写,将他知道的事,陆续写了下来。每张纸等姚芳看完,便被放在油灯上点燃焚|毁。

  日军各路军队的总兵力、大概在八万以内,聚集了日本国的主要武力。军队有三股,分别是大内家、斯波家、细川家统率的人马;后两家都是室町殿的管领。兵权最高的人是斯波义重,因为斯波家在室町殿的功劳最高。

  家督大内盛见提出了方略,并提前做出了部署,目前得到了细川家的支持,主将斯波义重也应该会同意。

  以西北志摩郡守军撤到钵伏山南麓山谷,防守南路通道,随后会得到增援。主力则部署在粕屋郡西侧平原,大内军主力已在钵伏山北部山区、构筑防垒抵抗。届时明日两军,会形成东西对峙的形势。

  钵伏山一旦失守、或日军侧后翼受到海上的威胁,日军主力则后撤到太宰府地区继续抵抗。整个方略是,凭借地形以守代攻,节节抵抗坚壁清野,假以时日等待变故、拖垮远征的明军。

  同时日军水上战船,部署在关门海峡至难波京(大阪)沿岸,以火船夜袭为主,破坏明军水师进攻、避免日军海上粮道断绝。

  粕屋郡等城、村的仓库存粮,日军撤离后都会烧|毁;而且在各村城中藏匿了刺客死士,伺机决死刺|杀明军大将。粕屋郡城中埋伏有奸细,准备投|毒和腐烂的尸体。

  在姚芳的要求下,大内胜又写下了藏匿了刺|客的村镇,但究竟藏在何处、大内胜并不知道。大内胜作为大内家的家臣武将,只知道一些大事,具体事务不是他负责。

  姚芳:你先找到能藏一千万钱的地方,战后才能送来,因为军中没有那么多铜钱。

  大内胜看了一眼纸面,露出了一丝惊喜的表情,那神色转眼即逝,他跪坐在地上,前倾上身向姚芳致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