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七百七十四章 破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军但凡征讨,常讲究名正言顺。于是千户万良先率步骑三百人,陈兵于宗氏城寨正面;又命人把文书缚在箭上,以神臂手射|入城中。

  公文是用丝帛所书,由行人司的官员执笔,并誊录了备份。

  文章指出对马岛的守护大名无道,长期庇护倭寇、行不法之事。陈述大明朝廷自洪武年间起,多次向日本国幕府提交取缔倭寇的国书,然日本国幕府置之不理、或虚与委蛇。今番大明官军“迫不得已”,方出兵讨伐。

  公文最后还提出了建议,要求宗氏率军出城投降,便能得到好处:城寨内大部武士、庄丁可免死罪,并在奏报朝之后、守护大名本人或受宽容处置。

  然而万良率众在外面晒了半天,没得到任何回应。

  朝鲜和尚说道:“贫僧听说日|本人原先不是这样的,他们以前通常都会回应,并派出一个武艺高超的武士、出来先讲道理痛骂对方一通,然后要求决斗,称作‘一骑讨’。后来元朝派兵去过日本国,一箭将日军出来挑战的武士射死,从那以后日|本人就不兴这样了。”

  万良等武将们感到十分无趣,觉得今日开战时间浪费了大半,军械也没准备好。于是万良下令军队返回军营,决定明日一早、径直布阵攻城。

  当天晚上风雨交加,好在下半夜雨停了。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明军五百余人便倾巢出动。

  下过雨之后,道路泥泞。众人把十几门汉王炮和洪武炮、用车拖到城寨前面时,天已经大亮了。

  天空不见太阳,城寨背倚的西山笼罩在白雾之中,只能看见雾气中的建筑黑影,以及远处隐隐约约的山形。今天的天气显然不如昨天好,但是昨天却被浪费了,万良一早心头就有些恼火。

  军士们正忙活着架炮。本来守御司南署给炮手队的人、发过一份炮表和工具,不过这回完全用不上;只因城寨在山坡上,那份简陋的炮表无法计算仰|射的射程。

  “砰!”白雾中时不时响起一声火铳爆|响,那是明军将士在试火药。昨夜下过雨、今早山坡上又有雾汽,大伙儿担心火药受潮无法燃|爆。不过听到声音,京营使用的小米粒状火|药、似乎还能点燃。

  雾汽中一阵嘈杂,夹杂着武将的叫骂和吆喝声,步军正在整顿队列。

  不知过了多久,东海岸上的山林上方,太阳终于出来了,不过阳光透过雾汽、显得十分无力。万良骑着马在山坡上慢慢地走动着,他观望了一会儿上面的城寨,终于说道:“下令炮击。”

  明军的阵地并不大,万良身边的亲兵径直大喊:“万千户令,准备放炮!”

  片刻之后,“呜……”的号角声吹响了。山坡下忽然“轰”地一声巨响,火焰喷|射让周围的光线顿时一亮,炮口的亮光耀眼比过太阳。

  巨大的一声炮响过后,消停了一阵,接着便是成片的炮响震动,声音在西山上面回响,山坡似乎也在颤抖。

  木头构筑泥糊填充的围墙、被汉王炮打中后,至少三处瞬间塌出了缺口。十几斤重的铁球、轰到厚达十几步的夯土城墙没有甚么用,但击中木料藩篱便威力巨大,飞速的铁球径直掀翻了一处处藩篱,木头也被击飞、弹到了空中。

  接着更大团的火焰闪起,万良抬起头,凭眼睛便看到了好几十斤的硕大石头,向空中飞去。铜铸洪武炮的臼炮石弹,从空中落进了城里,传来了一声声沉重的闷响,还有房屋轰塌的动静。

  明军的火炮数量不多,装填也缓慢,炮声断断续续放了几轮。太阳渐渐升高了,但是山坡上的视线并没有因此更清晰,硝烟与残存的雾气混在一起,天地间灰蒙蒙一片。

  “咚咚咚……”中军的鼓声响起,数十名步兵组成横队,慢慢开始往上进发。山坡上的藩篱围墙已是狼藉不堪,多处坍塌。

  众军小心翼翼地靠近数十步时,后面的第二队人马也出动了。

  忽然前方传来了“啪啪”几声弦响,一个明军士卒惨叫了一声,扔掉了枪盾,双手捂住面门倒地。前排的将士急忙举起圆盾,护住要害。前方又一阵弦响过后,明军前排的枪盾手在武将的喊叫中蹲在了地上;后面随即一排火光闪烁,“砰砰砰”的声音中,藩篱上的木屑翻飞。

  明军将士前进一段路,火铳兵便对着藩篱上的射孔、一阵齐|射,其间时不时有人中箭受伤,但前锋人马并未后退。

  步军行进到了围墙十步以内,先是火铳兵一通齐射,接着后面一排步兵把手里的生铁雷点燃了、随后大步冲到了最前面,纷纷将引线“滋滋”燃烧的生铁雷往墙里扔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墙里便响起了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夹杂着人的惨叫。

  明军一员武将挥起腰刀,大喊道:“杀!”

  “杀!杀……”众军纷纷呐喊,向一处倒塌的豁口奔跑着冲了进去。

  然而拼杀并未如期发生,将士们越过狼藉破败的豁口,发现里面没甚么人。周围都是倒塌的房屋,破败不平的街巷上、杂物乱作一片,零星的尸体在地上横七竖八。

  一个没死的日军足轻靠坐在一堵墙边,仰头呆呆望着天空,发出听不懂的哭诉声。另一个士卒正在往上山的巷道中逃跑,但片刻后“砰”地一声铳响,那人便应声伏倒在地。

  正如那个朝鲜翻译所言,城寨里还有一些篱笆般的围墙,但都在炮击中破坏了。倒塌的房屋和篱笆堵在山路上,周围就像废墟一样。

  城中那座最高的“本丸”建筑,也在洪武炮的石弹中坍塌了一角。前锋队的将士们重新装填好火铳,便向着那栋大房子的方向前进,大伙儿从破木头和泥土杂物中,寻路搜索着移动。将士们东张西望、注意着周围的情形。

  就在这时,一道残桓后面,忽然出现了几个拿长弓的人,后面还有个穿盔甲拿扇子的。

  明军武将大喊道:“火铳准备!枪盾兵避让。”

  “嗖嗖……”几声弦响过后,一群敌兵忽然从废墟后面,呐喊着冲了过来。他们大概有二十几个人,除了一个穿着盔甲的人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其他人都戴着竹帽、身上披的好像也是竹片,端着长矛大喊大叫奔跑。

  明军周围的火铳兵都对准了人群,一声“放”的吆喝之后,“砰砰砰砰”的铳声便在周围炸响,对面一阵惨叫,不少人扑倒在地。但还有一些没被击中,仍旧吼叫着冲锋。

  这时断墙后面那个拿着扇子的人又出现了,他比划了两下,另一股敌兵也随后大叫着杀将出来。

  明军武将大喊道:“列步阵,备战!”

  枪盾兵迅速跳到了前方,并收缩队形,组成一排比较密集的横队。火铳兵慌忙开始重新装填。

  顷刻之后,拿着长矛的足轻们率先冲到了阵前,随即被密集的枪盾兵捅|死了几个。而那个穿盔甲的武士“唰”地一声拔出了倭刀,正面的枪盾兵一刺之下,那厮竟如泥鳅般地躲过了。那武士“啊”地嘶声吼叫了一声,身体转了半圈,人已靠近盾牌,双手将倭刀反举到头顶,一刀刺了过来,正中一个重步兵的脖子。

  那明军士卒连叫也没叫出来,便瞪圆了眼睛摔倒下去。武士趁机在密集队形中杀开一个缺口,人跳近前来,一刀劈向另一个枪盾兵。那枪盾兵的兵器太长了,根本无法反击眼前的敌人;而且那武士出刀极快,“哐当”一声金属的撞击声,刀口劈到明军军士的铁盔,刀锋从军士的面门斜划而过。那军士大声惨叫,鲜血在空中飞溅。

  “曹你|娘!”后面一个火铳兵扔了火铳,拔出腰刀就朝武士跳将过来,一刀捅出。那武士劈砍的力道已老,便向一侧退避、马上撞到了一个重步兵身上,接着武士便“啊”地惨叫了一声;旁边那个枪盾兵拔出了腰刀,捅进了武士的后|腰,还将刀身扭转了一下。武士仰头大叫,人也跪到了地上。

  几个明军将士恼怒地围上来,樱|枪、腰刀纷纷招呼到武士头上,几乎将其剁成了肉泥。

  然而,日军发起冲锋的地方很近,此时第二群敌兵业已冲到了!他们从队列缺口杀进来,径直往纵深冲杀。日军步兵似乎没甚么队形,他们就是想来混战的。

  日军士卒个个大喊大叫,满脸惊恐,但是并不后退。一个足轻撞到了重步兵的正前方,立刻被樱|枪刺穿了,头上的竹帽掉下去,露出了布包的头巾,一张脸已经扭|曲。他估计是想与一个明军军士同归于尽,然而长矛未能刺穿对面那明军军士的胸甲,痛苦的脸上瞪着死不瞑目的眼睛。

  人群里杀声骤起,快速舞动的刀枪,就如同大伙儿紧张的喊叫。甚至还有人扭打在了一起,已经完全没有了章法。明军武将也是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想到装备如此差的日军、遇到恶仗竟未溃败逃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