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戏里戏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这样的好时节,春耕已经过去、夏忙还未到来,天气暖和阳光明媚。为天下榜样的皇帝皇后,此时偶尔来到汉王旧府、有个闲暇,并不为过。

  皇室家眷们在后园子里玩耍了一阵,又来到了戏楼。只待饮茶休息一阵,便能欣赏教坊司准备的戏曲了。

  朱高煦也过来了,他正与郭薇在一间上房里坐着;妃嫔们也在戏楼的其它房间,有人侍候着。可是朱高煦有点走神,忍不住犹自寻思着、先前陈仙真和阮景异的事。

  两人坐在太师椅上,隔着一张小小的木茶几;而太监曹福已经回来了,另外侍立的太监还有黄狗。

  这时郭薇小心地轻声问道:“听说安南人陈仙真又到了京师,她惹圣上不高兴了?”

  朱高煦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郭薇。

  郭薇似乎对此事有些关切,但又表现得毫无责备之意。毕竟按照皇室的道德,皇帝需要广施恩露、皇嗣昌盛,而皇后不能善妒。若以后世的情感忠贞,套用现在的规则,那是完全说不通的。

  “朕下了旨,把她送去凤阳。”朱高煦道,“本来不想让她受困于此,想给她自由,结果她又跑了回来。”

  “啊?”郭薇顿时一脸不解与诧异。

  朱高煦看了一眼墙边点着的一根香,按照安排,大伙儿要休息两根香的时间,才到大厅里去看戏。于是朱高煦便把陈仙真与阮景异的事,从头到尾大致说了一遍。

  良久之后他说完了,心头的戾气也弥散开来,便又不禁说道:“陈仙真想谋刺朕、或是有别的不轨企图,但她不是最可恨的人,最让朕愤恨的人,是黎利!”

  郭薇道:“圣上认为,黎利是幕后指使者?”

  朱高煦道:“多半是他。现在安南国的叛贼余孽,大多都只想保命,唯有黎利还在积极活动。”

  他想起了甚么,马上又回顾左右道:“此事没有证据,你们都不能坐实陈仙真的企图。否则此事的后果会扩大,毫无益处。”

  两个太监忙抱拳道:“奴婢等遵旨。”

  郭薇轻轻侧头,一副认真想事情的模样,她又问:“臣妾不明白的是,陈仙真为甚么要听命于黎利,她为甚么要做这样的事啊?”

  朱高煦沉吟片刻,说道:“她长期受困于一种心理陷阱,有自毁倾|向。因为想摆脱世俗的舆论谴责,所以又想做安南人的英烈义士,以得到一种人格上的自我救赎。”朱高煦说到这里,又加了一句,“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猜的。”

  郭薇十分无辜地看着朱高煦,哭丧着脸道:“臣妾完全不明白。”

  朱高煦看了她一眼,说道:“薇儿这样挺好的,没有那般纠葛的痛苦,性情宽和平静,也能让身边的人轻松惬意。人生就几十年,何苦与自己过不去?”

  郭薇却执拗地说道:“可圣上能告诉我,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朱高煦寻思了一会儿,耐心道:“阮景异觉得他一颗赤心被捅了一刀,但他用一种自我牺牲的代价、实际对陈仙真造成了‘情感绑架’和‘道德绑架’。”

  郭薇的眼睛很明亮清澈,她十分认真地听着朱高煦解释。

  朱高煦见状便继续道:“简单地说,阮景异曾为了救她的性命,把自己的爹也害死了。如此严重的付出,而且当时风波很大,知道此事的安南贵族应该不少;陈仙真还能偿还阮景异么?”

  郭薇皱眉道:“阮景异对她那么好,她不该感动感恩吗?”

  朱高煦摇头道:“如果这只是童话……如果其它的一切都很完美,说不定俩人会有好结果。但是,陈仙真似乎完全不喜欢那个人,起初好像很厌恶他的相貌、举止、性情、品行、身份;却因此非得与他纠缠一世、受他控制,而陈仙真又很傲气,你说她能好受么?”

  郭薇若有所思地轻轻点头。

  朱高煦接着道:“若是阮景异再每天苦大仇深,痛苦阴郁;那陈仙真就会有罪恶感、以及极大的愧疚。阮景异似乎从小性格便郁郁寡欢,朕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总之他把自己的苦难,责任转嫁到了陈仙真头上,却并不自知。”

  他停顿了一下,慢慢说道:“而安南国的文化、道德,深受中原的影响,所以名声应该也很重要。这事儿便不只是他们俩人的事了,陈仙真作为陈氏宗室,世俗也会对她的道德、进行评价论断。

  时间一长,陈仙真长期不断地受到压力、负担,以及情感索取。她在内疚中,产生怨恨,甚至仇恨,便不是很奇怪的事。”

  “臣妾好像有点明白了,圣上说得有道理。”郭薇点头道,“要不是圣上说起来,臣妾便完全想不到。您真是明察秋毫,怎能看透人的内心?”

  朱高煦苦笑了一下,一股心酸冒进了心头。

  若非他也尝到过愧疚与罪恶感,又怎能理解此类感受?当年他的错更彻底,因为赌|博几乎弄得家破人亡,这责任完全无法推卸,铁板钉钉是他的罪;面对内心的愧疚,以及家人的指责,他怎么也找不到、哪怕歪理来原谅自己。

  他当然无从解释这一切,只能说:“全都是我猜的,不一定对。”

  郭薇却一副深信不疑的神情:“臣妾觉得,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呢。”

  朱高煦叹了一口气道:“照这样的理解,一切猜测就能自恰了。陈仙真一面想自|毁,一面又想在灵魂上自救。她若是为了国家舍身,安南国历史上的‘二征夫人’就是她的榜样,所有人的道德指责、便也不存在了。”

  他想了想又道:“陈仙真听说阮景异没死,上来就想借朕之手、除掉阮景异,原因可能一是怕阮景异投降后出卖她,让她无法取得朕的信任,毕竟阮景异很了解她是甚么人;二是纯粹因为仇恨,想阮景异与她同归于尽。”

  朱高煦说到这里,神情一变:“陈仙真家已失去一切,她想做这件事,背后若无一个势力支持、恐怕连东关城的都督府也去不了。这件事里,最不无辜、最坏的人,罪魁祸首应该就是黎利!此人作为朕的敌人,一点风度也没有,简直是毫无底线不择手段!”

  郭薇好言劝道:“圣上息怒,别为了个坏人,气坏了龙体。”

  朱高煦深吸了一口气,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此人在安南国的声望不断升高,有很多人投靠、尊崇他。或许他是安南国的英豪,但敌之英豪、便是我之仇寇,朕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

  他说罢,转头看到郭薇,这才有点歉意地说道:“朕不该把烦恼带给你的。”

  郭薇温柔地笑了笑,又摇了一下头。

  朱高煦道:“太祖定下后宫不得干政的祖制,薇儿没有掌握国家大权,便不必为这些军国之事烦恼。若是你对现在的生活还算比较满意,朕便很高兴了。”

  郭薇道:“臣妾得皇后尊荣,自当辅佐圣上内事,为圣上分忧,为天下妇人之表率。”

  朱高煦看了一眼只剩很短的残香,这已经是第二支。他便双手一拍大腿,人站了起来,说道:“咱们去听戏罢。”

  二人走前面,太监们跟随在后。朱高煦走到门口时,忽然想起了胡?醯睦硐耄褐灰?廊松僖恍┩纯啵?诩⒒牡哪攴莶恢劣诙?死荒野,丰收的年份温饱勉强能维持。

  此时此刻,朱高煦忽然觉得胡?醯摹凹跎偻纯唷钡恼?治理想,似乎也并不容易。

  大厅里的戏台子上,教坊司的乐工已经准备好。戏台对面摆着一些椅子、几案,正中间的位置给朱高煦与郭薇留着的。沐蓁、妙锦、姚姬等一众妃嫔,都纷纷起身屈膝执礼。郭薇是名正言顺的皇后,地位是服众的,加上郭薇平时也没排挤大伙儿,所以美人们都投来了微笑。

  郭薇招呼道:“你们坐罢,今日便是图个乐子。”

  她又招手道:“瞻壑,到母后这里来。”

  朱高煦一时兴起,忽然看向杜千蕊道:“要不淑妃先给咱们唱几段,宁王谱的《牡丹亭》。”

  杜千蕊起身,低头看着自己的浅红襦裙,说道:“臣妾都没有准备呢。”

  朱高煦微笑道:“今日反正没有外人,没事。”

  杜千蕊有点不好意思地屈膝道:“臣妾遵旨。”

  内宫监太监黄狗,急忙小跑着到台子边上,低声吆喝道:“《牡丹亭》,准备好乐器。”

  杜千蕊端庄地走向戏台,走了一段路,又转身对朱高煦道:“臣妾许久没练习,可得嫌丑了。”

  朱高煦随口道:“我反正不太精通,只是觉得听戏是高雅的节目罢了。”

  顿时周围一阵笑声,杜千蕊脸颊微红:“圣上真会开玩笑。”

  这时朱高煦才醒悟过来,在这个时代,戏曲真的是大众节目、最俗的娱乐方式之一。

  高雅的东西、似乎只是已经被淘汰的旧物罢了。毕竟不接地气,才显得高雅有文化;但文化与人息息相关,若曾经完全没有人气的东西、又不能称作文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