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七百四十五章 人之执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动荡的一天已经结束了,外面的夜色渐渐降临。屋檐下的灯笼、与房间里点亮的油灯,映着这清化城府衙里的房屋,显得十分陈旧。阮氏忽然之间才发现,天地之间不知何时已经宁静下来。

  柳升的声音道:“我下令释放阮荐的家眷,确实事出有因。不过并非贪图夫人的美色,而因我自己的心结。”

  他的神情迅速黯然,叹息道:“‘伐罪之役’时,我因率军投降了当今圣上,家眷被废太子一党清|算,举家罹难……”

  阮氏听到这里,心中的疑惑顿时解开了。她忍不住悄悄瞧着柳升,只觉这个明国来的英俊贵族、并非传言中那么可怕。她几乎马上相信,柳升不是个坏人、也真的不会伤害她。

  她真诚地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柳将军是真君子,守着圣贤的德行。”

  柳升却没有回答,他的表情微妙地变化着、良久未语。

  旧房间里充斥着沉寂。在这夜幕降临之时,一天的事已经结束了,柳升似乎松懈之后,正毫无节制地陷入了往事的情绪之中。

  看起来他似乎在懊悔、自责,眉头紧皱着忽然摇了摇头道:“我在战场上带兵作战,家眷却都在京师。我应该能很容易就料到,一旦投降、家眷必遭大祸!何况我在废太子那边,并不像新城侯那般、有个女儿是贵妃。

  当时汉王与废太子的争战,已经形势分明,废太子必败无疑。我只有投降才能保住身家性命、荣华富贵;便想了个办法,托好友接应家眷,以为能瞒天过海,将家眷藏匿起来、躲过一劫。如今看来,恐怕只是自欺欺人……”

  如此伤感的语气,也感染了阮氏。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同情凶恶的明国人;但显然这个英俊高大的柳将军是例外,他不像坏人、而且还救了阮氏一家。甚至阮氏已经有点分不清黑白了,毕竟今天阮家之所以会被抓获、乃因安南人告密!

  幸好这个房间里没有安南人,阮氏便悄悄地好言安慰道:“柳将军不要太自责,或许你怎么抉择、也难以避免悲事。请节哀顺变。”

  但是安慰的话,显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柳升的脸颊,微微开始有点抽搐,好像陷入了一种极度痛苦的感受之中。他的精神也很不好,整个人与起先的从容表现,简直判若两人。

  “他们被废太子一党抓进了诏狱,活生生被饿死的。”柳升冷冷道。

  他稍作停顿,便垂下头喃喃地说道,“我见到母亲的遗体时,她已经只剩下皮包骨头。那诏狱里又阴冷又黑,她临死前忍受着多日的饥饿折磨,究竟是甚么样的感受?”

  柳升的声音渐渐变得哽咽,他的手紧紧握着,指骨因太用力而发白,手也在颤抖。

  阮氏看他那扭曲的神态,始信佛家人说的一个意思,最难受的、并非愤怒与仇恨,而是内疚。前者的错误在于别人,而后者的罪在于自己。

  她已不知该怎么安慰柳升,恐怕说几句确实没有用。她怔怔道:“我不该让柳将军提到伤心事。”

  柳升看了他一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道:“我确实不该说这些不相干的事。平素我并不愿意提起,一想起来、便会觉得自己罪无可赦、不该再活在世上;只有完全不想,才会好受点。今晚不知怎么了,罢了。”

  阮氏留意到,柳升之前谈起往事,着重说的是他的母亲。

  这时柳升好似在调整着情绪,想中止这个话题,神色也渐渐恢复了。阮氏却终于忍不住说道:“令堂对柳将军的恩情,应该额外深重罢?”

  柳升又看了阮氏一眼,他沉默了片刻,语气也平和了一些:“先父是个卫所百户,很早就去世了。我娘独自把我拉扯大,确实不容易,日子过得很艰难。她也说过,若非为了养育我,也不会受那么多欺|辱,吃那么苦头。”

  他回忆了一会儿,接着说:“她老人家对我真的很好。记得我刚被准许袭任百户时,到了一个屯堡值守;她怕我吃不好,便带了一只自家养的母鸡来探视。那只鸡是切好了、洗干净的,拾掇得非常细心。”

  阮氏点了点头,却不知为何感到一阵心酸。或许因为结局已经先说了,才会让平淡的事也莫名伤感。

  柳升喃喃道:“每次我在军中有一点功绩,她便非常高兴。可是我终于有了出息,还没来得及回报恩情,却反把她害死了。我亏欠了娘太多,确实罪孽深重。”

  阮氏一阵难受,一不留神竟然掉下几滴眼泪了,她急忙拿出手帕,避过脸去揩干眼泪。

  柳升回过神,人便站起来,叹了一气道:“今夜我为何要说那么多呢?我这便到门口叫人,把阮夫人护送回去。”

  “柳将军……”阮氏唤住了他。

  柳升回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的脸。

  阮氏大胆地与他对视,问道:“恩重如山,却也是愧疚,柳将军若能自己选,你还想要吗?”

  一句话竟然把柳升给问住了,他愣在那里,许久没有动弹。

  阮氏听完了柳升的事,她作为外人、心里觉得:那些恩情对于柳升,其实有罪恶感。她这才不禁有此一问。

  过了好一会儿,柳升用很低沉的声音、悄悄说道:“恩重如山没得选,愧疚却有选的机会,我只是选错了。人不该只想着趋利避害。”

  ……柳升没有动阮氏一个指头,他果然叫来了部下,让他们把阮氏送还住处,并下令不得再为难阮荐的家眷。

  明军将士用一辆马车送阮氏,随行还有几个披坚执锐的军士。清化的街巷黑漆漆的,百姓人家晚上仍不敢出门。一路上十分沉寂。

  随行的汉人军士都很沉默,确实与安南人的习惯不太一样。或许是因为安南国的天气,阮氏见到的“大越”军士卒,都比较活泼,爱说话、小动作很多;而这些北方来的人,做事按部就班,很能忍耐的样子。今天见的那个柳将军,似乎也是这样的人。

  阮氏很快回到了阮荐的姐夫家里。满屋子的人都还没歇息,这时正是一团乱,阮荐的母亲又哭又气,一边给人赔罪、说是连累了亲戚,一边又问阮氏被怎么对待了。

  阮氏好生生的,便说起柳升没有欺负她,可老夫人等都不太相信。阮氏辩解,让老夫人等瞧她的衣裳头发都很整洁。但老夫人说她洗过澡,收拾好了才回来的。

  当时明军放走了阮荐一家,来了个武将却独独叫阮氏留下。他们命令阮氏先沐浴更衣,再去见柳将军;而并非“完事”之后才洗的澡。

  可是阮氏又能怎么让老夫人相信,她简直是有口莫辩。一个年轻貌美的妇人,单独被人留在明军行辕内,任谁也会怀疑她的遭遇;她情知如此,却无计可施。

  老夫人见她说不出话,又带着厌恶的表情告诫她:“你要是发现有了,一定堕掉!”

  阮氏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急忙无力地辩解了一通、无非先前那些话。她非常烦躁,便婉言告退,回房去歇着了。

  阮氏安静下来,呆在幽暗的房间里,甚么东西都看不太清楚了,却似乎更容易胡思乱想。

  她满脑子都是柳升的身影,怎么也挥之不去。柳升说的话、不是甚么让人高兴的事,但是却让阮氏的印信非常深,她一直在想着柳升的心思。

  夜色已深,阮氏也不想再出房门,实在不愿去面对、家里那些人的质问。她便干脆上床睡觉。

  半睡半醒之中,阮氏竟然还能想到柳升。那个高大英俊的上国将军、明国的贵族,在人前风光无比,受人敬畏,却把温柔的一面留给了她。他太可怜了,阮氏迷迷糊糊之中、竟把他拥入了怀中,正安慰他的伤痛。

  等到阮氏醒来,她想起昨夜那些事,顿时忍不住唾骂了自己一声。接着又暗自庆幸,好在只是个梦。如果这样的心思被周遭的人知道了,不知会遭来多少唾骂。

  屋子里已经亮了,阮氏发现自己睡过了头,便急忙爬起来,穿衣收拾。

  她走出房门时,又遇到了老夫人。老夫人心事重重地问她:昨夜有几个人,才让你今早起得这么晚。阮氏听罢无言以对。

  老夫人又问昨夜阮氏提到的事,明军将军许诺、不再为难阮家的人,是否属实。阮氏便很认真地说,姓柳的明军大将确实答应过。

  于是老夫人决定,立刻举家逃离清化、到南边去找阮荐。

  所有人都被吓破了胆,此时人们把离开此地、当作是逃出生天的解脱。大伙儿毫无异意,简单拾掇好包袱,便带上驴车往南城门而去。

  他们在南城的城门口,经过了守军武将的一番盘问,果然被准许出城了。

  于是一行人不顾路程凶险,出城后立刻逃走。大多人都认为,最凶险的、莫过于占领了清化城的明军武夫。

  ……

  ……

  (西风恭祝书友们,新春快乐,猪年好运,都发大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