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大明春色 > 第七百一十八章 软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月初皇贵妃沐氏要生产了。朱高煦回到了后宫,守在东一宫;不过按照经验,男子不能进产房、否则对孕妇不吉。他只能在外面听动静。

  皇贵妃宫里先是召来了许多女官宫女,还有几个接生婆。不料从白天到半夜,沐蓁依然没有生下孩子。朱高煦又下令太医院的医官,连夜入宫待命。

  后来朝|鲜国来的贤嫔朴氏来到东一宫,上奏说,朴家起初想让她进朝|鲜国王宫、便从小教习医术,她可以帮忙。朱高煦遂特许她进入产房。

  他在东一宫一夜未睡,守到了天明。直至次日上午,产房里面的人终于禀报:皇贵妃生下了一个皇子。

  朱高煦听罢,长松了一口气。他等了一会儿才走进产房。宫女抱着孩儿送过来,他抱在怀里,仔细瞧闭着眼睛哭的孩儿,顿时产生一种难以言表的亲近感。

  他转过头,对沐蓁说出了早已想好的名字:“他就叫瞻圻,蓁儿觉得如何?”

  沐蓁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点了一下头。

  按照太祖给子孙定下的规矩,瞻壑瞻圻这一代子嗣,都要用带土旁的名字。宗室子孙非常多,找到一个合适的名字并不容易。而这个“圻”字,有边际界限的意思,很合朱高煦的心意。

  他对沐蓁好言了一些安慰的话,又派宦官去黔国公府,告知皇贵妃生下皇子之事。

  ……皇贵妃生下皇子,在宫里是一件大事,当天就几乎传遍了整个皇宫。有鉴于太祖、太宗两代皇帝的皇位继承问题,连朝中大臣也十分关注。

  有一个几乎快被人们忘记的人郭嫣,她听闻这个消息,也是五味杂陈。郭嫣已经能揣测到,妹妹以及整个郭家的压力。皇帝妃嫔成群,通常不止一个皇子,有了次子很寻常;但偏偏是沐家女儿生的皇子,这才不一样。

  这便意味着,郭家的人,更不愿意郭嫣继续在皇宫里、给皇后添堵。

  郭嫣最近一个月,当然过得不好。

  她作为皇后的姐姐,在宫里是不会缺衣少食的,也没人敢为难她;天气好的时候,白天她还能去御花园里走走,日子并不艰难。郭嫣在娘家时有过一段比较拮据的日子,所以眼下的锦衣玉食,她不会觉得起居用度差。最折磨人的,大概还是心境。

  对未来的忧心,让她许多个深夜无法入眠。

  年纪轻轻去凤阳皇城幽居,没有家室、没有孩子、没有亲朋好友,也无任何指望,那边住的大多是年老的宫女宦官。想到那样毫无生趣地、要过完漫长的下半辈子,郭嫣便不寒而栗。

  她会因为内心的烦躁不安,而殃及侍候她的宫女。宫女们畏惧皇后的地位权势,不敢当面顶撞,却在背后说郭嫣的坏话。这院子里的人,一度关系很糟糕。

  有时她会伤感消沉,念及朱高炽在位时的光阴,那个很胖的太子、皇帝,曾经让郭嫣很失望;但而今想来,高炽在时的日子,还挺好的,至少不会让郭嫣全无指靠。

  有时她心里充满了愤怒与戾气。

  儿子瞻垲的罹难,不仅让她对马恩慧一党、以及其他有嫌疑的人充斥着愤恨,更让她愤恨这个世道!因为郭嫣渐渐也明白了,洪熙朝廷的崩|溃,才是一切的根源。她只不过是在巨浪般的天下大势面前、随波逐流罢了。

  眼前的绝望,让她对自己娘家也产生了恨意。因为庶出的身份,她想起了从小在家里遭受的不公;因为她是“废太子”的夫人,现在又遭到了他们的嫌弃与抛弃。凄冷的长夜里,她忍受着内心不平的吞噬。

  郭嫣平素无所事事,现在最要紧的事,便是反复苦思、怎么改变逐渐要注定的命运。

  她微妙的唯一机会,来自于当今皇帝朱高煦;在此之前,她对妹妹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而今唯有坐在皇位上的朱高煦,才是决定一切的人!

  不过具体怎么办,她并未筹谋妥当。从上个月到现在,郭嫣日夜思索的,正是此事。

  郭嫣思前想后,想得非常细致。她拼尽全力琢磨着朱高煦这个人,希望能找到他的某种弱点。如同妹妹郭薇,弱点就是对郭嫣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愧疚感,所以才会答应让郭嫣面圣、这样的要求本来毫无道理。

  从朱高煦干过的事去揣摩,他似乎有一种很偏执的欲|望,便是越不该碰的女人、他越想碰,越不该做的事、他越想做。他好像在发|泄着甚么,反抗着甚么,造成了似乎很扭曲的心思。或许是生为先帝次子、能征善战的皇子,以前他面对的压力太多了?

  郭嫣与朱高煦没有太多接触,不太清楚缘由。她只是从朱高煦册封的那些女人来揣测的。像妙锦,郭嫣以前也叫过她小姨娘;还有尼姑,青楼(富乐院)歌妓,甚至于马恩慧、可能与他也有不寻常的关系。除了父皇母后指定的正妻,以及沐家的联姻,朱高煦那些妃嫔,有几个是正常的?

  郭嫣不能不产生了一种幻想,她自己的身份,也很特殊。如果真的有用,郭嫣以此时此地的处境,是愿意妥协的。

  但是郭嫣更仔细地思量,又觉得一切太迟了。如果再早一点,以前就开始慢慢铺就这一条退路,或许还有可能。但现在才做,恐怕只会自取其辱!

  因为朱高煦极可能会感觉到,郭嫣是在揶揄他干的不道德之事;他会产生被鄙视、贬低德行的不好情绪。所以郭嫣细思之下,觉得这个法子会适得其反。

  当她充斥着戾|气、苦思良策绝望无助之时,有一回竟然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如果朱高煦不怜悯她,她便想到藏利器,趁面圣的时机攻击朱高煦!

  朱高煦的身强力壮,而郭嫣力弱,也不可能找到有杀伤力的武器、最多就是簪子之类的东西,她也知道不可能成功……但是会托郭家人下水!郭嫣有报|复冲动,报复他们那些自|私自利的所作所为。

  不过人心里的恶,多半也只是想想而已。

  郭嫣刚产生这样的念头,片刻之后就放弃了;恐惧与软弱,瞬间反噬她的内心。

  她觉得女人太软弱了,即便走投无路,也会被暴|力恐吓住。她要是真那样做了,必定会遭受愤怒的皇帝暴|力的报复;一想到那些酷|刑,郭嫣便不寒而栗。

  稍许冷静之后,郭嫣又想到,妹妹的愧疚、父亲多多少少的恩情。就算郭家人待她不公,总比世上那些不相干的人好。在这个冷漠的世上,报复亲近的人、让那些陌生人议论辱|骂,究竟有甚么意思呢……

  就在这时,有个宫女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说道:“禀郭夫人,皇后娘娘来了!”

  郭嫣收起出神的思绪,走到院子里,果然见妹妹已经走了进来。她一边上前见礼,一边有点担心起来。昨天沐氏才生下皇子,今天妹妹郭薇就来了;妹妹会不会食言,不愿意让郭嫣面圣了?

  郭嫣将皇后迎进客厅。皇后让身边的宦官宫女都止步,留在了外面。

  姐妹俩分上下入座,郭嫣道:“我叫人上茶。”

  “不用了。”皇后道。

  郭嫣便沉默下来,等着听妹妹想说甚么话。

  皇后果然主动说道:“最近圣上要册封朝|鲜人李氏为庄妃,沈氏为庄嫔。在此之前,圣上应该会来坤宁宫与我商议;以前圣上纳贤妃、淑妃等人时也是这样,多半还会提前回来。如果这次也一样的话,我便请圣上一道来御花园走走。那时姐姐来御花园,就能面见圣上了。”

  郭嫣忙问:“哪天?”

  皇后道:“现在还不好说,到时候我派太监黄狗过来,提前告知姐姐。”

  郭嫣答应了下来。

  皇后又道:“万一圣上没有专门来坤宁宫,又或是来得晚了。此事便暂且作罢,我再找机会让姐姐见他。”

  郭嫣听罢,点了一下头。

  皇后又嘘寒问暖了一番,大抵说的都是缺不缺用度之类的。但郭嫣觉得这些话,只不过是客套话罢了;她现在最需要的,根本不是那些身外之物。

  不过皇后似乎只有说那些话,否则无话可说,她坐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郭嫣想起姐妹俩出嫁之前的情意,虽然会争抢东西,也会吵架,但没有现在这么生分;出嫁之后,姐妹之情好像已经变了太多,各自在意的东西都不一样了。这世道,似乎连最亲的情义也能撕得支离破碎。

  待皇后离开后,郭嫣才意识到其中一个细节,面圣的地方是御花园。

  御花园那个地方并不隐秘。皇宫很大,人却也很多,几万人在这里活动,到处都是耳目;真正算隐蔽的地方,只有在屋子里面,而不是花园。

  妹妹会不会已经察觉到,郭嫣那种不顾一切的打算?郭嫣无法断定。不过她渐渐明白,妹妹温柔善良的表面下、并不是个毫无心思的人,妹妹只不过是看起来不太精明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