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医神殿临时工 > 第三四三章 鲁先生说:真的朋友,敢于谈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些琐碎事,林琅跟邱馨薇都很快就抛之脑后了。

  他们还有正事要做呢。邱馨薇拿着手机,屏幕上翡翠料子的照片。

  两人一地颜色各异的大石头中,找跟照片看起来差不多的。

  这一地石头,足有几千块,当然不是从南边买回来的那些。而是林琅凌忧界带回来的。蒙皮里面都是不错玉料的。

  邱馨薇听了林琅的计划,才知道他是想偷天换日,利用南边买回来的那些石头,将凌忧界的这些,带回地球换钱。

  翡翠这个圈子,跟钻石黄金一样窄,他不能“没有理由”地大量抛售。

  所以他要给拿出来的翡翠找一个出处。

  那些石头花了他几千万,不过那也不是会全亏的。他们两个都感应过那些料子,多少还是能收回一点成本的。

  换出去一些高品质翡翠,卖出去的钱肯定不止收回成本,而且还能赚上一大笔。

  有这笔额外收入,再加上隗轩展文那边每个月的收入,再有爱彼琳接下里三个月,每个月都会给他支付两亿的货款。

  扣除税收后,有了这笔钱,也就能撑到萝格店重新销售大米。

  到那个时候,他的财务就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窘迫了。

  虽然是偷天换日,但实际上不用完全相似。

  回到宁城后,见过那些石头的没几个人。只要些微相似,就蒙能过去。找够了,两人就又各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林琅去研究那个传送灵阵,而邱馨薇则要帮他选择一些图案。

  图案是冯楚发给他们,准备用作那些镜子背面的图案。

  按照林琅的要求,最好是古典化的,可以写实人物CG图,也可以是一些好看的花纹图案。

  林琅的原话是:“不拘原创还是网络上收集的。”

  邱馨薇承担下这个工作,要从三千多份素材中找出满意的。然后“明天”就交给冯楚——林琅要去签订货合同了。

  …………

  “阿琅,出来一起吃早餐啊!”林琅跟邱馨薇从幻境出来没多久,就接到安茂的电话。

  林琅笑说:“好,什么地方?”

  放下电话了,他跟邱馨薇说:“我早点出门,安茂可能有事要跟我说。”他们其实在幻境里刚吃过,也不用给邱馨薇准备早餐了。

  “嗯,你去吧。等会萧璐也要来了,你不用担心我。”其实她觉得自己现在就算怀孕,也能应付所有问题。就是师兄总觉得她是个瓷娃娃。

  林琅也知道萧璐又从南边来了,今天要上门跟她说找“设计师”的事:“那你在家注意安全。有什么事,马上给我电话。”

  邱馨薇笑着送他出门:“嗯呐,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和宝宝。师兄放心去忙吧。”

  林琅开车赶去,见着了了安茂,笑着问:“找到女朋友了不成,满面红光的!”

  才见着人,他就觉得安茂整个人洋溢着喜气。

  安茂远远见着,还没等他来到,就远远招呼了酒店服务员过来。

  “我最近早上八点出门的,晚上九点才回出租屋。还累得要死,那有时间找女朋友。”

  “那你这么高兴,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安茂帮他拆了卫生碗筷,用热水烫:“还不是总算不负你重托,你上次让我找的东西都找齐了厂家。价格也基本谈好了。我做了个表格,你看看行不行。”

  林琅拿过表格看了。

  上面确实是他跟安茂说要订购的货品列表。每一样都有著名谈过意向的生产厂家,每个厂家的的报价,和市场零售价都有。而且报价,不同的采购数量区间,也有不同的单价。

  可见安茂是真的用心去调查了,而且也认真去谈了。

  他略略看过之后,将东西折叠了放好说:“我先回去考虑确定具体的生产厂家和采购数量。明天就给你确切的消息。”

  安茂笑说:“你慢慢来就好。我不急的。”

  林琅笑着说:“真的不急,如果这批货,我要采购五千万呢!”

  五千万这个数字,震得安茂被茶水呛得流眼泪。

  他好不容易止住咳:“你说多少?”他觉得自己幻听了。

  “很多吗?那些洗发水、护法素,一瓶采购价都有十块钱以上。还有那些护肤霜之类,价格更高。五千万其实也买不到多少东西。”

  那倒也是。

  安茂心想。如果五千万全部用来买洗衣肥皂和蜡烛打火机那样的东西,确实能买很多很多。

  但林琅给他的单子,涉及上百种不同的产品。价格也采购价也有高有低。五千万虽多,但分到各种产品上,好像也没多少了。

  不过那好像不是关键。

  “可是你将这么大的单子给我?”

  “怎么,没信心啊?这些你不是都谈好了吗?”林琅笑着说。“不过你这样做生意是不行。那些价格,都是厂家跟你报的价吧。”

  安茂点头。

  “那你就没算过你自己的利润?”

  “这单子等于是你给我送钱的。我还加什么自己的利润。”安茂笑着说。“你随便给我点跑腿钱就行了。”

  “所以我说你这样报价是不行的。”

  “我知道。这也是给你才这样。”

  林琅看到早点上来了,便暂时停了嘴。等人走了,他才又说:“这个单子不小,我就只给你8%个点的利润。你别忙着拒绝,先听我说完。”

  林琅打断他,喝了一口茶:“你忘了,你成立了公司。要交税的。而且这个利润是你的毛利润,你要出运费,有员工的话,还要发薪水。最后你能拿到手的未必有多少。我说过,我跟你合作,是希望能给你一个积累的机会。如果这点利润你拿,靠什么积累。你以为那家公司都会先给部分货款?你总要手里有点流动资金。”

  安茂苦笑说:“那些我不是不知道,但是拿总感觉不妥!”

  “有什么不妥?”林琅递了个汤包过去给他。“觉得‘亲兄弟算明账’?”

  安茂默认了。

  “那句话不是那么理解的。”

  安茂抬头看他,想看他又能说出什么大歪理。

  林琅不觉得自己是歪理啊:“人们都觉得那是一句告诫,让我们不管多亲的人,都要账目清楚,尽量不要有金钱利益上的纠葛,不然谈钱伤感情,甚至会反目成仇。

  “我觉得那样理解不对。它应该是在鼓励亲人朋友之间多一些金钱利益往来,但是要自己心里要有盘账。”

  安茂轻笑出声,但不跟他辩。从小到大,自己都不是能说会道的,反正从来没说过这个家伙。

  “怎么,你还不服气了?”林琅笑着说。“亲近了才是兄弟,不然,血缘算什么东西?只要亲近了,没有血缘的人,关系可以比亲兄弟还好。我也听过见过所谓亲兄弟为了一点钱,争斗个头破血流的,也见倾家荡产帮朋友的。”

  “我也见过。”安茂得同意确实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人存在。

  “为什么亲兄弟也可以捅兄弟后背一刀,而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朋友却可以两肋插刀?我觉得其中的关键,是信任。人与人的关系,信任是基础。如果两兄弟都相互相信对方会因为血缘关系,以后是打断胳膊连着筋的。会有那样的事发生?

  “那么为什么亲兄弟彼此都没有了信任?还不是因为没有让彼此信任的交流。那么最让人信任的做法什么?是有借有还。我说的这个有借有还,不仅仅是指金钱。用文艺一点说法,就是有付出也有相应的回报。这个回报中,金钱,是最直观也是最直接的方式。

  “说付出和回报,似乎很市侩。但谁的付出都是成本。哪怕没付出过金钱,人生是短暂,时间就是价值。更不要说其中的精力和心血。那些都会成本。

  “周树人先生就看得很明白。他说过:真的朋友,要敢于谈钱!”

  林琅停顿了一下。Emmm……先摁一下棺材板!

  “我从来不屑于跟真正的朋友谈钱。但不谈不行。因为,不是我的朋友要钱,而是我的朋友吃饭要钱,是这个社会要钱。所以才有了‘亲兄弟,算明账’这句话。

  “如果,我知道朋友帮了我之后,会累及他的吃饭问题和生活质量问题,却丝毫无动于衷。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内心其实没将这个人,当做真正的朋友。

  “反之亦然,如果有朋友认为我的帮助是为天经地义的,只想索取。我会认为那没有真正将我视作朋友。

  “真正的朋友,相信对方会为自己着想。如果不是,那么信任也就没了。那自然就做不成朋友了。”

  长篇大论后的最后:“确实,人心难测。帮了人,未必能得到一句真心的谢谢,说不定会得到埋怨,甚至最终会反受其害。但最难测,恐怕还是我们自己的心。你现在不想接受我帮你,本质上,还不是担心自己以后会变?其实,我都相信你,你凭啥婆婆妈妈的不肯相信自己?”

  “……”

  安茂想反驳,却不知从何驳起。

  是啊,现在他跟林琅是完全不对等的。他也没什么值得林琅图的。

  他没有什么隐秘身份,是大富豪遗失的孩子。帮了他,林琅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他甚至连个姐姐或者妹妹都没有,而且有大概也不会在林琅心上——这家伙有女人了,而且很漂亮。

  既然林琅是真心实意帮他的,他担心什么?担心还不清这份人情。

  那似乎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但他知道那不是他真正的想法。要说是为了人情,林琅需要他的人情吗?

  完全不需要。他不是了不得的人。

  他虽然自信依靠自己的努力,可以过上好日子,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他不是可以成为明日之星的天才人物。

  他没哪个学识和野心。

  如果没有人帮。他也许最多就是自己做点小生意,过上小康生活。

  他的人情,对林琅有什么帮助?

  没有。

  所以林琅帮他,只是愿意帮他而已。

  为什么愿意?

  是因为林琅信任他,相信他会努力,会成长,会变成一个可以与之对等,至少是可以付出后得到对应收获的人。

  相信他不会是只索取的人。

  相信他现在是兄弟,以后也一直是兄弟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