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通幽大圣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妖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域靖夜司外,顾诚从踏入大门开始,便有一众玄甲卫和巡夜使恭敬的喊着大人,态度尊敬谦卑。

  不光是之前已经倒向顾诚的五个坊市的玄甲卫如此,就连其他坊市的巡夜使也是一样。

  京城外一战过后,顾诚名声大噪,还从方恨水那里拿来了大堆的奖赏分发给众人。

  别小看这些东西,京城靖夜司的待遇虽然不错,但这里毕竟是京城,通常是不会出现太大波动的。

  所以靖夜司的玄甲卫能够领到的俸禄不少,但各种额外的奖赏却并不多。

  有着顾诚这么一位能够给他们争取好处的上司,他们怎么可能不态度恭敬?

  就算是之前不怎么服气顾诚的那些人此时也都不敢再跟顾诚去叫板了,顾诚现在要威望有威望,要实力有实力,他们拿什么去跟顾诚叫板?

  别忘了,那陈敬南死的还有些不明不白呢。

  步入自己的大堂内,顾诚拿出一堆书卷审查着,这些并不是什么案子,而是祭祖大典当天东域十二坊所要做好的布防。

  眼下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祭祖大典便要开始了,负责守卫皇城的龙骧卫等都已经在皇城中开始布置了,靖夜司这边自然也是要有反应的。

  当然像顾诚这种四域统领问题不大,他们只负责外围别出乱子就好了,这些东西也都是现成的,按照往年的套路来就行,并没有什么难度。

  这时杨乃功踏入大堂内,递给顾诚一个卷宗道:“大人,我的人在坊市内发现了一些东西,貌似有些可疑。”

  顾诚皱了皱眉头,又来事情了?

  他听铁天鹰说过,上次祭祖大典可没这么多事情,一切都顺顺利利的举行了,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这么多的事情?

  接过杨乃功递给他的卷宗一看,第一页便是一副临摹下来的画像。

  那是一尊弥勒佛,不过跟正常佛寺所供奉的弥勒佛有些不同,其笑容十分诡谲,双目眯成了一道缝隙,露出一抹精光来。

  那尊弥勒佛本身更是盘踞在血海之上,周身散发着卍字佛光,挡住血海生波,有种既圣洁又邪异的感觉。

  杨乃功道:“经过上次大人一战后,整个东域十二坊的左道修行者都老实了许多,甚至大白天都不敢在街上闲逛,生怕被靖夜司的人抓住当靶子。

  不过在夜里他们还是会闹那么一闹的,昨夜在如意坊便有人动手,好像是当地的几名左道散修跟一个外来人起了冲突,结果被对方辣手斩杀。

  但是那其中有个家伙擅长的乃是鬼道秘术,分魂寄居在一尊鬼物当中,被杀之后便隐匿在尸体当中,结果他便看到这人在地上以一种妖异的血液画下这幅画像,烙印在街道当中。

  第二日他找机会修复了身体后,便前来靖夜司禀报了这些事情。”

  顾诚一脸怪异的问道:“你是说报案的竟然是一名下九流炼鬼的左道散修?这家伙脑子没毛病吧?”

  这些下九流的左道散修平常的时候对于靖夜司可是避之不及的,结果现在自己吃了亏竟然来找靖夜司报案,这怎么都感觉有些好笑。

  不过这件事情倒也再次给了顾诚提了个醒,对付这种擅长炼鬼秘术的家伙或者是妖物,自己就应该谨慎一些,死了之后也要轰成渣,来回用佛光犁地超度几遍这才算是安全。

  杨乃功苦笑道:“这家伙的确是有些奇葩的,不过他这么做倒也正常,因为是动手的那人坏了规矩。

  这些左道散修也是分派系分地域的,比如之前跟大人你们动手的那些下九流的左道散修,他们都不是混京城的,而是京城周边的县府,还有马洪波那种外来者。

  但京城内部的一些左道散修实力虽然没有他们强,但是比较守规矩,有些还都是我们靖夜司的线人,甚至我们要打探消息都会找他们,所以这帮人自有一套自己的规矩在,也是极度排外的。

  现在有外人来到他们的地盘上闹事,还杀了他们的人,这帮人会求援我们靖夜司也不奇怪。”

  顾诚敲了敲桌子问道:“既然是这样,那这种事情我们靖夜司之前会不会管?”

  杨乃功道:“管肯定是会管的,虽然这帮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不过他们毕竟还是要守一些规矩的,留着他们在,总好过要留一些不守规矩的人在好。”

  顾诚点点头道:“那好,带我去看看,把那上报靖夜司的左道散修也给带来。”

  到了如意坊内,杨乃功那边立刻将一名断了一条胳膊和腿,歪着脑袋,胸口都被人捅出一个窟窿来的家伙给带了上来。

  这家伙一副快要被人分尸的模样竟然还活着,顾诚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这位还真是坚强的很。

  “小人沟里鬼,见过大人。”

  那人带着一脸的鲜血,惨兮兮的用一只手冲着顾诚一礼。

  杨乃功扇了他一巴掌,差点把他那原本就不怎么牢固的脑袋给扇掉。

  “在大人面前报什么绰号?说真名!”

  那人委屈道:“小人就叫沟里鬼,因为小人从小是被乞丐给养大的,没有姓名,就在这京城的臭水沟里厮混,偷了钱袋就跳到臭水沟里也没人追得上,这才一直都叫这个名字。”

  顾诚一挥手道:“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昨日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沟里鬼小心翼翼的看了顾诚一眼,这位大人如今可是在这东域十二坊之地名声远扬,准确点来说是恶名远扬。

  一战坑杀数百名下九流的左道散修,这位的心可是够黑的,手也是够狠的,听说有好事的人去那县城看了,那破落的县衙都已经彻底被鲜血所染成了红黑色,天知道顾诚在这里杀了究竟多少人。

  所以在面对顾诚时,哪怕此时的顾诚很和善,甚至要比站在一旁一脸凶相的杨乃功都和善,但沟里鬼却仍旧忍不住心生畏惧。

  定了定心神,那沟里鬼这才道:“小人和几个好友都是夜间出没的,为京城的达官贵人们办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事,结果忽然看到一个家伙鬼鬼祟祟的在街上布置什么东西。

  如意坊的人我们都认得,那家伙看这眼生,我们以为是外来的修行者抢食的,便想过去与其盘盘道,结果却没想到那家伙却是突施辣手,将我们几个全都弄死了。

  若不是我还有秘法在,说不定连告状的机会都没有了。”

  “带我去那地方看看。”

  那沟里鬼将顾诚带到一处偏僻的小巷当中,指着底下道:“大人,就是这里,那家伙就是在这里用那妖血画了这么个奇怪的东西,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顾诚和杨乃功都查看了一下那地方,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异常,顾诚忽然问道:“你怎么确定那是妖血?”

  沟里鬼道:“黑市中曾经有人悬赏这东西,小人当初可是找了不少人联手去杀一些小妖,这才凑齐一壶妖血的,那家伙拿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妖血无疑,这点小人敢保证。”

  顾诚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忽然一扬手,黑玉空间中的妖仙分魂被他放了出来。

  十余丈的巨蛇妖躯看得杨乃功一阵骇然,那沟里鬼更是一脸的惊恐,犹如见了什么不可思议一般的东西般。

  对于他这等生在京城的左道散修,妖物什么的顶多是见到一些精怪,哪里有可能见到这种深山老林中的大妖?

  妖仙分魂以妖力为引,将地面下的力量给拉扯出来,但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有一滴散发着黑色光泽的血珠而已。

  看来动手的那人在被发现之后就已经把下面的东西撤走了,只有这么一滴残余的妖血在。

  “老杨,借用一下你的九翅蚍蜉,探查一下这东西的来历。”

  在跟随了顾诚,并且有了顾诚的承诺之后,杨乃功做事也仿佛是有了动力一般,卖力了许多。

  他的九翅蚍蜉也算是消耗品了,此时倒也是大方的拿出来,追踪着那妖血上的气息。

  不过跟上次追踪那养尸腐貘的左道散修比,这一次因为间隔的时间有些太长了,所以九翅蚍蜉显得有些不太给力,飞行速度很慢不说,还总是绕圈一般的找错地方。

  就这样两人一直围绕着九翅蚍蜉走遍了大半个东域,天色都已经见黑了,但九翅蚍蜉却仍旧没有停下确定方位。

  这时杨乃功忽然拉住顾诚道:“大人,前面我们最好还是别搜了。”

  “为何?”

  杨乃功指着前面的一片大宅道:“这里处于我东域靖夜司和南域靖夜司的交界地带,因为当年建造皇城的时候有些误差,所以分割不是特别明显。

  我们东域和南域靖夜司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所以一般巡逻或者是走访到这种交界地带来,都会下意识避开的。”

  对于京城靖夜司内这些默认的潜规则顾诚也没打算触碰,这件事情暂时没什么头绪,到时候当做悬案报上去便好了。

  但就在这时,那九翅蚍蜉却是忽然间冲着街道上一辆马车冲了过去,而那辆马车上一声冷哼忽然传来。

  “放肆!”

  两个字喝出,却是犹如晴空霹雳一般,在虚空中绽放出了一道炸雷来,直奔九翅蚍蜉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