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第一侯 > 第十章 畅怀详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4txt.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明楼听这个这个名字有些感叹。

  中厚这个名字她现在当然不陌生,但对前世的她来说是陌生的。

  她是记得当初父亲过世后,往京城派了一批人,方便关注朝堂动向,后来项云开始运作李明玉请都督封爵的事,京城的人就自然被项云所用,再后来她就再没听到这些人的消息。

  “你慢点吃。”

  “想撑死啊?”

  说话声打断了李明楼的出神,她看向这个男人,方二给他处理伤口,大胡子剃了,脸上的血被擦去,伤疤更明显。

  他叫中厚,是父亲当年收养的孤儿中最大的一个,跟姜名姜暗差不多年纪,被收养的时候已经不能算是儿了,但他坚持要按照中字排名,要在这群孤儿里当老大

  但这些孤儿们桀骜不驯,对他只喊老厚,没人当他是老大。

  方二给他处理伤口,又是水洗又是撒药,旧血冲去新血流出来,剧痛让中厚整个人都在发抖,但这并没有妨碍他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东西吃,作为管家的姜暗给中厚送来了补血养气的肉粥,中厚嫌粥不过瘾,只抓着肋肉条啃,骨头都差点塞进去嘴里咬碎

  “怎么混的都要饿死了。”姜名在一旁摇头,话说的虽然有些嘲讽,但脸色满是心疼。

  自从安康山进京后,他们的联系几乎都断了,那间宅院里就算留了钱粮,也不够他们这么久的吃喝,更何况为了潜藏钱粮也不能随便用。

  中厚这些人在京城里虽然不用征战,但活的比他们不少凶险。

  他们不仅活下来,还在京城繁衍砸钉子打洞

  “主要是更夫,更夫有十三人,到时候能打开一个城门。”

  中厚一边忍受疼痛治伤一边吃东西一边讲述京城的事。

  “阿喜每隔三日能出城,但形势越来越严峻他就不能出城了。”

  “老歪和九儿在辅兵营,其实也就是抓来的壮丁流民,负责挖沟壕,真打起来的时候还要被驱赶着冲阵填壕他们是在城外的,到时候可以烧叛军的营阵,也可以协助冲城”

  “京城里的布防图我记下来了,是这样的”

  李明楼等人认真的听着,其中有些消息前一段零散送出来过,但传达艰难说的不详细,开始攻打京城后,京城内叛军的动向又有很大变化

  中厚已经几天几夜没有闭眼,再加上带着人趁着挖壕沟的时候逃跑厮杀受伤,到现在精神已经疲惫到极点,但他还是不停的说,元吉有心打断他,李明楼对他摇摇头,认真的听中厚说话,间或询问,哪怕是早已经知道的,跟如今局势眼下攻打京城无关紧要的事

  中厚从晨光亮起一直说到了日正午,从头到脚的伤都被包扎上药,吃了一锅肉粥一盆大骨头肉他打着饱嗝,拍着肚子,一脸舒坦的问:“大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李明楼道:“先给阿喜他们送消息,让他们知道你平安,以免他们再冒险。”

  元吉点头。

  “至于攻城还要再等一等。”李明楼指着舆图给中厚解释,“现在我们距离京城还是很远,城门打开的话,极有可能无法杀进去,你们在城中的布局就会变成一场空。”

  中厚点点头。

  “不过知道你们都做好准备了,我们必须尽快攻城。”李明楼道,“我们先做出长期围城的假象,然后准备一支先锋营,尽可能的杀过叛军的防线,接近城门。”

  中厚满面红光大声道:“大小姐,这支先锋营必须有我。”

  李明楼道:“当然必须有你,还有谁比你更熟悉京城的路和兵马布局呢?”

  中厚哈哈大笑。

  “好,你现在好好歇息养足精神。”李明楼道,“然后率兵一举杀入京城。”

  中厚爬起来单膝跪地大声应是,是声未落人便一头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元吉等人都吓了一跳,在一旁静候的大夫们急忙上前查看。

  “没事,他力竭昏睡了。”一个大夫说道。

  另一个大夫笑道:“厚大人里外都耗空了,气血亏损不易入眠,大小姐引着他说话,耗尽力气,让他心事都倾诉出来,再无挂念,气血也就顺了,一下子昏睡过去不用再用药了。”

  营帐里响起了中厚的鼾声。

  元吉摇摇头:“送他去好好歇息吧。”

  中厚被兵士们抬下去,姜名捻须道:“有城中这些助力,京城唾手可得。”

  李明楼点头:“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在,我也不敢动京城的心思,城门能从内打开,就能减少很多伤亡,我们的,以及京城民众。”

  就像当初的扬州城,营帐里的人都露出微笑。

  “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姜暗道,“当初只是因为大都督过世,想盯着朝廷,能够及时传达消息啊送礼什么的,没想到能有今日这般大用。”

  “这是大小姐有先见之明。”姜名纠正道,“当初先帝驾崩,朝廷西迁,你们还想让中厚他们都撤出来,是大小姐让他们留在京城不动的。”

  李明楼笑了笑,这称赞她接受,她的确是有先见之明,既然有先见之明,就不要浪费辜负。

  “攻城战要准备好,要一举成功。”她说道,“四面都有兵马在帮我们,我们要加快速度,我们如果失败了,大家都会跟着一溃千里。”

  北边有振武军引困安康山,东边有项南带着白袍军以及淮南道留守的军民阻挡安德忠,剑南道兵马在宣武道迎战安守忠,另有江南道也在奋力守住防线,他们这一战关系的不止是京城,一胜则大家同生,一败则大家共死。

  元吉方二等人肃穆应声是。

  他们退了出去,营帐里只剩下李明楼一人,她看向舆图,伸手抚了抚河北道一片,那边的战事最激烈,连消息都断绝了。

  这一次打京城是因为她有先见之明,但如果没有武鸦儿把安康山引走,她就算有先见之明又能如何。

  不过,武鸦儿不会有事,他的命可不是死在现在,他距离死还有两年多呢。

  命运真的很强大,你看,项云就受伤了,伤的那么重,但恰好明玉支援带着季良,季良将项云救活了,一切都像上一世那样,不同的是先见之明让她提前把季良收拢到剑南道。

  所以项云不到死的时候,他就死不了,武鸦儿也肯定死不了。

  李明楼点点头神情放松,但放在舆图上的手却挪不开,转啊转啊转一圈又一圈

  中厚足足睡了两天,醒来的时候有些不知身在何处。

  营帐外看落日余晖笼罩营地,炊烟袅袅,香气袭人,营地里不时响起说笑声。

  “一进京城界,大小姐就下令先抢占有粮草的地方。”中五走来在他身边蹲下,嚼着一块蒸饼说道,“除了我们自己吃喝,多数用于救济四周的流民村民,招收了很多劳力,挖沟垒营,一层层推进。”

  中厚环视营地感叹道:“大小姐不愧是大都督的女儿,有勇有谋有胆有识,早就听说淮南道振武军勇猛,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挂着振武军的名头,亲眼见到了才知道是真的勇猛。”

  中五撇嘴:“也不想想是谁练出的兵。”

  “是大小姐亲手练出来的兵马啊,大小姐今年才十六七岁。”中厚道,激动的双眼放光,他也早听说楚国夫人多么厉害,但也以为是多少因为武鸦儿的名头,亲眼见了才知道

  他找不出什么词汇来描述,想来想去,还是最广为流传的描述最贴切。

  “真是神仙一般。”

  中五神情得意,又故作淡然摆摆手:“老厚你这就不懂了,大小姐一直都是这样啦,要不然为什么大都督给起名叫仙儿,还住在那么高的高楼上。”

  中厚肩头一顶将他撞的坐在地上:“你小子,叫哥哥,又跟我炫耀呢,还小八部将,跟着大小姐征战看把你得意的。”

  中五坐在地上哈哈笑。

  中厚站起来,活动了下依旧酸疼的身子,道:“先锋营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就等老厚你领路了。”中五一笑,站起来又拉住中厚叮嘱,“人前注意该称呼,别喊大小姐。”

  大营里战满了将官,多数都是陌生面孔,有的身上还带着风霜,显然是从其他地方赶来的,看到中厚进来,他们也都投来好奇的视线。

  “这是京城里我们的人,五大将的兄长,中厚。”李明楼简答介绍。

  将官们便与中厚见礼,中厚又将京城里的人手安排讲了一遍,听的诸将惊讶激动,没想到楚国夫人已经在京城安排了人手,能打开城门,能烧了城外守军的营地

  此战比他们想象中容易多了,顿时人人争相表示愿领兵为先锋。

  元吉选定一支兵马,再将大战战略布置一一说详细,谁负责正面,谁围两翼,谁佯攻,谁主攻,谁包抄,然后中厚讲了京城外叛军的布防,另进城后怎么行事,一时间营帐里战意昂扬。

  夜色笼罩了兵营,火把和天上的星光交相辉映璀璨,李明楼看着领命备战的将官们,发下军令。

  “结阵出兵,直取京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